RoyRing_yuanquaner

微博id:RoyRing源圈儿
👉目前沉迷勇右无法自拔

【哈蛋】Spy & Zombie 3


#ABO,A!Harry×O!Eggsy

#啦啦啦,我来投喂小可爱们啦,快来张嘴吃狗粮ヽ(゚∀゚)ノ


06

时至十月,太阳不再温暖,秋风不再轻柔。来自河面的寒风打在Eggsy裸露的肌肤上,使他不由得一颤,即使他并不觉得冷,但是风打在左手臂的伤口火辣辣的灼烧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刚才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身旁穿着黄色制度的男人喋喋不休,他无暇顾及,他看着近3英寸的伤口狰狞的落在苍白的手臂上,明明只是一道抓痕,细长的伤口周围却青黑一片,连结痂都是黑色的。

Eggsy内心对此表达出厌恶,但身体却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他行动迟疑缓慢,像一位帕金森患者。

身旁的男人不说话了,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想要打电话。Eggsy的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念头“不能让他和别人联系!”这次他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在男人拨号之前就制止他。男人惊恐的面部扭曲,看着非常滑稽可笑,但Eggsy可知道这并不是哈哈大笑的好时间,他需要解决这个男人,让他所看到的一切成为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May I eat your brain?”他张口说出这样一句话,说真的,他自己都被吓到了,但是他的目光就明明放在男人的额头上那个里面装着鲜嫩大脑的地方。

男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仿佛下一刻就要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放声尖叫,Eggsy当然不会让他得逞,这里人烟稀少,又只有他一个捞尸人,虽然不知道他的同伴在哪里,但说不定男人的惊叫会召来其他人的注意。

他将手伸向男人的脖子……

这时,一个他熟悉的男声叫住他,是他一直喜欢的像丝绸拂过红酒的声音,“Eggsy?”


07

Harry看着眼镜上定位的红点从河中上到一艘船上,没过多久红点便上岸随后停止运动。他睁大眼睛,双手有些颤抖却还是死死握住方向盘就好像他握住的是心爱的男孩的双手似的。

“Eggsy……”他喃喃着男孩的昵称,希望上帝能保佑这可怜的男孩平安无事。

当Harry将车停在公路旁,拨开树丛来到石子滩上,他看到平安无事的男孩坐在地上时,心中悬着的大石终于有了着落。但他走近一看,发现男孩的状态真是极其糟糕的。男孩全身湿透像只落水的小狗,脸色的没有一点血色,他曾经像莱梅.里杰斯海滩的沙石一样金棕色的头发现在全部变为比白金色还要浅淡的颜色。

Oh,他可怜的男孩,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位白化病患者!

他看着男孩将手伸向身旁明显是吓坏了的可怜人,连忙出声制止这有可能演变为蓄意谋杀的诡异场景。

他迈开腿走向男孩,男孩看到他后纳纳的收手,像刚学习走路的小孩子一样吃力的起身。

Oh,我的天哪,他的男孩居然一直都坐在尸袋里,怪不得他愤怒的想去掐工作人员的脖子,任哪个活人被装进尸袋可都不是什么开心事。

“好了好了,Eggsy,你安全了,没事了……”他将男孩抱进怀里,边呢喃着一些安慰话边亲吻男孩湿透的发丝。

“Harry.Harry……你都不知道,我以为自己死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第一次,男孩在他的怀里哭泣着,Eggsy在他面前多数表现出独立能干的样子,虽然有时候爱向他撒娇,但的确是个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可见这次他吓得真不轻。

“我知道,Eggsy,我知道的……”失而复得的喜悦令他湿润了眼角,但理智告诉Harry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男孩的样子绝对不正常。

“好了,Eggsy,振作点,男孩,我们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他松开男孩,脱下西装外套为男孩披上,将男孩肩头的那件黄色工作服物归原主。

“好了,先生,正如你看到的,我的男孩现在并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我要带他这里,当然,”他将一打钞票塞进捞尸人胸前的口袋里,“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让除我们三个人之外的任何人知道,一个活着的男孩被当做尸体一样对待可不是什么光彩事,对于你和我,都不是什么好事,对吗?”Harry盯着男人的眼睛,直到男人呆呆的点点头,他起身向男人行了一个优雅的绅士里,便搂着男孩的肩膀离开了。

“Have a good day,sir……”


08

Harry为男孩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待他坐进车座又体贴的为他关好门,自己上车后再为他系上安全带。如果在以前,他做出为男孩系安全带这样的动作,男孩便会红着脸嚷嚷他把自己当做小孩,现在男孩却还是僵着身子,像只时刻紧绷神经的猫咪。

他们一路无言,Harry不是不想询问Eggsy经历了什么,从男孩左手臂可怖的伤口就可看出端悟,但这并不合事宜,男孩需要有人对他理解,自己此时的询问更会加重男孩的防备心里,从而起到反效果。

回家后,Harry拿来药箱想为男孩包扎伤口,却发现长长的伤口早已愈合,只剩下青紫色的淤痕。他催促Eggsy上楼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待男孩上楼后,他打开通讯功能连接上Melin。

“Melin,Eggsy还活着,”在听到老友对男孩的问候后,他又说到,“只是他出现了一些问题,稍后我会带他去见你,好的,就这样。”

结束通话不久,男孩就换上干净的衣服擦着头发走下楼梯。他看着男孩用毛巾擦着淡金色的头发,毛巾将柔弱服帖的短发擦的乱糟糟的,便起身拿过男孩手里的头发温柔的为他擦拭。

Eggsy感受到男人手指带着按摩技巧的揉弄,舒服的眯了眼。

“Harry,我这样看起来奇怪吗……?”男孩犹犹豫豫的问到,生怕男人说出什么不好的字眼。

“不,Eggsy,一点都不奇怪,”Harry的笑容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更显柔和,男孩因为刚刚洗过热水澡,脸色比刚刚红润很多,体温也有所升高,虽不及常人,但也不是海岸边尸体般的惨白和彻骨的冰冷。

Eggsy冲着他咧嘴笑了笑,好像又恢复平时淘气的小坏蛋模样,但Harry看出来这活泼的笑脸后还藏着些许苦涩。

“走吧,Eggsy,我们去个地方,”Harry为男孩拿来一件厚卫衣外套和一顶棒球套,怕男孩再吹风受寒。

“去医院?”Eggsy接过外套,阻止Harry想帮他穿衣的手,自己套在身上。

“不,去我工作的地方。”Harry笑了笑,为Eggsy打开大门。


09

Eggsy看着眼前这壮观的景象简直是惊呆了,没想到Harry工作的小小裁缝店竟隐藏着这样的玄机,从有暗门的更衣室到下降的地板,从飞速行驶的胶囊车厢再到停满了各种型号飞机的停机场,他明白了,Harry的工作可不是裁剪西装那么简单的。

Harry将他领进一扇贴有“Console Cabinet”烫金门牌的门前,轻叩三下,得到允许后便进入房间。

房间内充满各种大型的机器,在最里面的控制面板前,一个人从转椅上起身走到他们面前。男人光光的脑袋在灯光下反着金色的光,带着黑框眼镜的眼睛充满了智慧的光芒,他向Eggsy伸出手。

“你好,Gary Unwin,我是Melin,欢迎来到Kingsman。”

“哦,哦,你好,Melin先生。”Eggsy连忙握住Melin伸出的手,天知道他刚才一直盯着对方光亮的脑门看,这太不礼貌了。

不过显然Melin先生并不去追究Eggsy这失礼的举动。他接着说到,“下面我们将要带你去进行体检,heyhey,别紧张孩子,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Melin看着眼前这位苍白的Omega青年在听到“体检”二字后慌张的神情连忙出声安慰。

“别怕,Eggsy,我们需要查清楚你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他鼓励的拍拍Eggsy的肩膀,给予年轻人一个支持的眼神。

“OK,”Eggsy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Harry,“I trust you,Harry.”

但是可惜的是,Melin从Eggsy体内抽不出任何血液。

“On,fuck,这不是真的,”Melin看着第三次尝试的针管内还是只有空气,放弃了,“他的血液已经凝固了,根本抽不出来……”Melin放下针头摸摸自己光亮的脑门。

“来吧,和我们说说你经历了什么?”Melin好像对科学检测法放弃了,只能询问Eggsy经历了什么。

Eggsy向Melin和Harry说明了他经历的事,从在party上被疯狂的男人追杀,到跳船时被僵尸抓伤,再到醒来后的变化与对大脑的欲望,但是他下意识的隐藏了关于“嗑药”的事,他不想给Harry留下这样不好的印象。

“Oh,看来我们这里正有一份工作适合你。”Melin意味深长的看向Harry,在得到Harry的允许后,对上年轻人瞪的圆溜溜的双眼,“相信Harry已经和你介绍过kingsman的工作性质了,那么。”

“欢迎加入Kingsman,新人。”

……

“fuck me……”


TBC

正题就要开始啦,求几位脑洞大大的太太加好友聊聊各种梗什么的,尤其是最近大火的那个王子和国王联姻梗( ͡° ͜ʖ ͡°)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