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哥👑

只是社会人,不是佩奇。
微博ID RoyRing源圈儿

有没有觉得这位老帅哥像上了年纪后的维克多?

维克多和勇利的女儿,派爸爸帮她买R18银桑漫画,爸爸并不知道这类漫画是什么,在书店傻兮兮的寻找,找不到去问店员,眼中充满着「累了,不想再找了,想回家,想和勇利亲亲抱抱举高高……」2333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位于布拉戈维申斯克的贱虫主题餐厅,能在我们这小地方发现主题餐厅使我很惊讶,想吃炸鸡的姐姐拉着我出来的,路上看到这家店,拍了照片便义无反顾的进去了。
其实说是贱虫,不如说是Marvel和DC的英雄主题餐厅,贱虫是个招牌,电视上循环着正义英雄各种被吊打的动漫(没错,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是哪集,反正好惨),点的炸鸡,薄饼和水果沙拉,别的桌点的🍔看起来很好吃。
我的俄语不好,服务员小姐姐英语不好,菜单又都是卡通图案,你猜我经历了什么……看图说话?

看到有的宝宝用暖暖cos小奈布,就把我的头像分享出来了,之前换的小奈布妆容

索尔姐姐带着小蓝皮弟弟出去玩被抓包现场

多大人了还是忍不住玩这个( ´Д`)y━・~~

占tag致歉

和小可爱们道一声新年快乐

很抱歉1个月没有更文了,还有一周宝宝就要自由了,届时会恢复更新,还有没有小可爱记得咱的文章啦?

【哈蛋】Spy & Zombie 4


#ABO,A!Harry×O!Eggsy

#Roxy出场啦


10

距离Eggsy在Kingsman工作已过去3个月,3个月前,他向工作的医院提交了辞呈,在母亲的质疑声和室友惊讶的目光下选择当一名“裁缝。”他们以为自己是在那次意外中受到惊吓,才糊里糊涂的抛下铁饭碗,选择一个不固定的不体面的职业。天知道他可不是什么真的“裁缝,”(虽然学习了不少关于裁缝的知识),他可是一位“秘密特工”!

好吧好吧,“秘密特工”的后勤人员!

行了行了,“秘密特工”的法医!

得了得了,“秘密特工”的验尸官!

嗯,他成为一名验尸官!鬼知道这么一个高科技的组织为何还需要验尸官,也许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所谓做一行就要爱一行,他只是从天天面对血肉模糊的活人变为天天面对血肉模糊的死人,生活也没什么不同。

除了……偶尔偷吃一些脑子。解剖室送来的每具尸体都是和特工们调查的案件有关,他的工作就是通过自己的医学知识查出尸体的死因以及其他与常人不同之处,他只要上交报告,尸体什么的就任他处置了。

此时的Eggsy写好记录后,将记录单放在确保绝对不会沾上血迹桌子上,戴上手套和护目镜,从解剖台旁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用具中拿起开颅锯对这位已经被剃光头的无名女尸进行开颅。取出大脑后将其放在砧板上,从橱柜里拿出菜刀将大脑分成几份,留出今天的份剩下的放进冰箱里,整个过程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小块大脑被Eggsy装在盘子中放在餐桌上配上辣酱食用,这是他的新发现,僵尸的味觉不敏感,只有配合着辣椒食用才能吃食物不会像吃白纸一样。大脑不是他每日的必需品,但是定期摄入是必不可少的。

Eggsy将脑块上挤满辣椒酱,想象着自己吃的是一大个挤满番茄酱的意式肉球,这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起码不会抗拒吃下维持他的理智的东西。

他迅速的解决好自己的“午餐”,洗干净盘子后假装这次进食从未发生过。收拾好一切不妥当的地方继续看着Harry给他的“绅士必备修养100则”,兴致阑珊的翻着质感极佳的纸页,内心却想着什么时候亲自将报告交给Harry——他们的Arthur。

他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子,想和Harry结婚的美梦是做不成了,但是他们还可以是朋友对不对?Eggsy在奇怪的地方总是有着盲目的乐观,也许这也是Harry放心他在停尸间工作的原因?

Eggsy拿起放在一旁的眼镜戴上,这时传来魔法师的声音,“Eggsy,Arthur找你。”Melin一句简短的通讯发送过来。

“哦哦,Ok。”他急促的回答Melin,确保嘴里没有血的异味后,拿起报告走向Harry的办公室。

华丽又悠长的走廊通向Arthur的办公室,在一处路口Eggsy差点撞到一位姑娘,年轻的女孩有着一头靓丽的金发,梳成利落的马尾,她看起来和Eggsy差不多大或者要比Eggsy稍微年长一点。

“哦哦,对不起,我差点撞到你了。”正当Eggsy想要向这位年轻女士道歉时,金发的姑娘先开口道歉,她是一位Alpha,身上带有着像茉莉花一样淡雅的香味,Eggsy不确定这是她的香水味还是信息素的味道,自从他变异后,连鼻子都不太敏感了。

“不不,应该道歉的是我,是我太着急了……”着急去见Harry,Eggsy内心补充道。“请问你是?”Eggsy没有见过这位姑娘,虽然他刚加入Kingsman没多久,但是某天晚上Harry竟然拿着组织的名单给他当睡前读物还附带照片,说是为了更好的认识他的同事们。这份名单如果给了和Kingsman对立的组织,完全就是个大馅饼!

“你好,我是Roxy,这里的训练生。”Roxy自我介绍到,Eggsy注意到她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姓氏,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在以绅士著称的Kingsman里这种事是很不绅士的,但是不只是Roxy,Melin也没有姓,还有Lancelot先生,Percivale先生,都是只有名字没有姓氏。聪明的Roxy自然看懂了Eggsy眼中的疑惑,向他解释道“我们加入了Kingsman就会舍弃自己的姓氏以示忠诚,我现在只是训练生并没有代号,所以会用自己的名。”

“哦,原来Melin是代号,而不是名字……”都怪Melin从来没说过自己本来的名字害他以为Melin就叫Melin……

话说,从刚才开始就让一位刚见面lady给他科普知识的自己,也真不是一名合格的绅士……‘我又不是执行部的那几位大人物,应该也不用太在乎这个吧……’Eggsy已经忘记刚刚还在翻看的绅士准则——加入Kingsman的第一个晚上,Harry郑重其事的交给他的书。

“我是Eggsy,Eggsy Gary Unwin,这里的法医。”Eggsy笑着说到,他对这位亲切的女士很有好感。

“你好,法医先生,我可以叫你Eggsy吗?”他们互相握手,在得到Eggsy的首肯后她继续说道,“你看起来和我们这些训练生差不多大,已经得到正规的工作了吗?”

“喔喔,Roxy,我可以这么叫你吧?咱们的等级可是不一样的,你们竞争的是执行部最高顶级的职位,只要能成功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而我是后勤部的,只是拿固定工资的。你看,我连一个代号都没有不是吗?”Eggsy对Roxy打趣到,幽默的语言逗的女孩咯咯直笑。

“不,Eggsy,相信我,你蕴藏着潜能,我想你更适合来执行部工作,那里更适合你。”Roxy拍拍Eggsy的肩膀,男孩冲她笑了笑,他们就此别过,男孩继续踏上他的路程。

Roxy看着男孩即将消失的背影,心里不由得小小感慨,他在撞到男孩的一瞬间看到的是他苍白的皮肤和颜色浅淡的头发,紧抿嘴角的Omega看起来有些刻薄,她立刻明白先道歉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和男孩聊起来后,她打消对他不好的印象,他开朗乐观,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却能坦诚相待,睁着大眼睛疑惑的神情像一只小狗,这激起Roxy对可爱事物的同情心,她从不多话,可是这次却破例了。

‘他是个好男孩,’Roxy感叹到,‘如果下次还能见面,也许可以加个好友。’


TBC

抱歉今天有点少,因为要进入考期了,最近选修课都要结课了,尤其是要考俄语……(ಥ_ಥ)





【哈蛋】Spy & Zombie 3


#ABO,A!Harry×O!Eggsy

#啦啦啦,我来投喂小可爱们啦,快来张嘴吃狗粮ヽ(゚∀゚)ノ


06

时至十月,太阳不再温暖,秋风不再轻柔。来自河面的寒风打在Eggsy裸露的肌肤上,使他不由得一颤,即使他并不觉得冷,但是风打在左手臂的伤口火辣辣的灼烧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刚才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身旁穿着黄色制度的男人喋喋不休,他无暇顾及,他看着近3英寸的伤口狰狞的落在苍白的手臂上,明明只是一道抓痕,细长的伤口周围却青黑一片,连结痂都是黑色的。

Eggsy内心对此表达出厌恶,但身体却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他行动迟疑缓慢,像一位帕金森患者。

身旁的男人不说话了,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想要打电话。Eggsy的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念头“不能让他和别人联系!”这次他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在男人拨号之前就制止他。男人惊恐的面部扭曲,看着非常滑稽可笑,但Eggsy可知道这并不是哈哈大笑的好时间,他需要解决这个男人,让他所看到的一切成为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May I eat your brain?”他张口说出这样一句话,说真的,他自己都被吓到了,但是他的目光就明明放在男人的额头上那个里面装着鲜嫩大脑的地方。

男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仿佛下一刻就要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放声尖叫,Eggsy当然不会让他得逞,这里人烟稀少,又只有他一个捞尸人,虽然不知道他的同伴在哪里,但说不定男人的惊叫会召来其他人的注意。

他将手伸向男人的脖子……

这时,一个他熟悉的男声叫住他,是他一直喜欢的像丝绸拂过红酒的声音,“Eggsy?”


07

Harry看着眼镜上定位的红点从河中上到一艘船上,没过多久红点便上岸随后停止运动。他睁大眼睛,双手有些颤抖却还是死死握住方向盘就好像他握住的是心爱的男孩的双手似的。

“Eggsy……”他喃喃着男孩的昵称,希望上帝能保佑这可怜的男孩平安无事。

当Harry将车停在公路旁,拨开树丛来到石子滩上,他看到平安无事的男孩坐在地上时,心中悬着的大石终于有了着落。但他走近一看,发现男孩的状态真是极其糟糕的。男孩全身湿透像只落水的小狗,脸色的没有一点血色,他曾经像莱梅.里杰斯海滩的沙石一样金棕色的头发现在全部变为比白金色还要浅淡的颜色。

Oh,他可怜的男孩,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位白化病患者!

他看着男孩将手伸向身旁明显是吓坏了的可怜人,连忙出声制止这有可能演变为蓄意谋杀的诡异场景。

他迈开腿走向男孩,男孩看到他后纳纳的收手,像刚学习走路的小孩子一样吃力的起身。

Oh,我的天哪,他的男孩居然一直都坐在尸袋里,怪不得他愤怒的想去掐工作人员的脖子,任哪个活人被装进尸袋可都不是什么开心事。

“好了好了,Eggsy,你安全了,没事了……”他将男孩抱进怀里,边呢喃着一些安慰话边亲吻男孩湿透的发丝。

“Harry.Harry……你都不知道,我以为自己死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第一次,男孩在他的怀里哭泣着,Eggsy在他面前多数表现出独立能干的样子,虽然有时候爱向他撒娇,但的确是个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可见这次他吓得真不轻。

“我知道,Eggsy,我知道的……”失而复得的喜悦令他湿润了眼角,但理智告诉Harry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男孩的样子绝对不正常。

“好了,Eggsy,振作点,男孩,我们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他松开男孩,脱下西装外套为男孩披上,将男孩肩头的那件黄色工作服物归原主。

“好了,先生,正如你看到的,我的男孩现在并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我要带他这里,当然,”他将一打钞票塞进捞尸人胸前的口袋里,“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让除我们三个人之外的任何人知道,一个活着的男孩被当做尸体一样对待可不是什么光彩事,对于你和我,都不是什么好事,对吗?”Harry盯着男人的眼睛,直到男人呆呆的点点头,他起身向男人行了一个优雅的绅士里,便搂着男孩的肩膀离开了。

“Have a good day,sir……”


08

Harry为男孩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待他坐进车座又体贴的为他关好门,自己上车后再为他系上安全带。如果在以前,他做出为男孩系安全带这样的动作,男孩便会红着脸嚷嚷他把自己当做小孩,现在男孩却还是僵着身子,像只时刻紧绷神经的猫咪。

他们一路无言,Harry不是不想询问Eggsy经历了什么,从男孩左手臂可怖的伤口就可看出端悟,但这并不合事宜,男孩需要有人对他理解,自己此时的询问更会加重男孩的防备心里,从而起到反效果。

回家后,Harry拿来药箱想为男孩包扎伤口,却发现长长的伤口早已愈合,只剩下青紫色的淤痕。他催促Eggsy上楼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待男孩上楼后,他打开通讯功能连接上Melin。

“Melin,Eggsy还活着,”在听到老友对男孩的问候后,他又说到,“只是他出现了一些问题,稍后我会带他去见你,好的,就这样。”

结束通话不久,男孩就换上干净的衣服擦着头发走下楼梯。他看着男孩用毛巾擦着淡金色的头发,毛巾将柔弱服帖的短发擦的乱糟糟的,便起身拿过男孩手里的头发温柔的为他擦拭。

Eggsy感受到男人手指带着按摩技巧的揉弄,舒服的眯了眼。

“Harry,我这样看起来奇怪吗……?”男孩犹犹豫豫的问到,生怕男人说出什么不好的字眼。

“不,Eggsy,一点都不奇怪,”Harry的笑容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更显柔和,男孩因为刚刚洗过热水澡,脸色比刚刚红润很多,体温也有所升高,虽不及常人,但也不是海岸边尸体般的惨白和彻骨的冰冷。

Eggsy冲着他咧嘴笑了笑,好像又恢复平时淘气的小坏蛋模样,但Harry看出来这活泼的笑脸后还藏着些许苦涩。

“走吧,Eggsy,我们去个地方,”Harry为男孩拿来一件厚卫衣外套和一顶棒球套,怕男孩再吹风受寒。

“去医院?”Eggsy接过外套,阻止Harry想帮他穿衣的手,自己套在身上。

“不,去我工作的地方。”Harry笑了笑,为Eggsy打开大门。


09

Eggsy看着眼前这壮观的景象简直是惊呆了,没想到Harry工作的小小裁缝店竟隐藏着这样的玄机,从有暗门的更衣室到下降的地板,从飞速行驶的胶囊车厢再到停满了各种型号飞机的停机场,他明白了,Harry的工作可不是裁剪西装那么简单的。

Harry将他领进一扇贴有“Console Cabinet”烫金门牌的门前,轻叩三下,得到允许后便进入房间。

房间内充满各种大型的机器,在最里面的控制面板前,一个人从转椅上起身走到他们面前。男人光光的脑袋在灯光下反着金色的光,带着黑框眼镜的眼睛充满了智慧的光芒,他向Eggsy伸出手。

“你好,Gary Unwin,我是Melin,欢迎来到Kingsman。”

“哦,哦,你好,Melin先生。”Eggsy连忙握住Melin伸出的手,天知道他刚才一直盯着对方光亮的脑门看,这太不礼貌了。

不过显然Melin先生并不去追究Eggsy这失礼的举动。他接着说到,“下面我们将要带你去进行体检,heyhey,别紧张孩子,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Melin看着眼前这位苍白的Omega青年在听到“体检”二字后慌张的神情连忙出声安慰。

“别怕,Eggsy,我们需要查清楚你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他鼓励的拍拍Eggsy的肩膀,给予年轻人一个支持的眼神。

“OK,”Eggsy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Harry,“I trust you,Harry.”

但是可惜的是,Melin从Eggsy体内抽不出任何血液。

“On,fuck,这不是真的,”Melin看着第三次尝试的针管内还是只有空气,放弃了,“他的血液已经凝固了,根本抽不出来……”Melin放下针头摸摸自己光亮的脑门。

“来吧,和我们说说你经历了什么?”Melin好像对科学检测法放弃了,只能询问Eggsy经历了什么。

Eggsy向Melin和Harry说明了他经历的事,从在party上被疯狂的男人追杀,到跳船时被僵尸抓伤,再到醒来后的变化与对大脑的欲望,但是他下意识的隐藏了关于“嗑药”的事,他不想给Harry留下这样不好的印象。

“Oh,看来我们这里正有一份工作适合你。”Melin意味深长的看向Harry,在得到Harry的允许后,对上年轻人瞪的圆溜溜的双眼,“相信Harry已经和你介绍过kingsman的工作性质了,那么。”

“欢迎加入Kingsman,新人。”

……

“fuck me……”


TBC

正题就要开始啦,求几位脑洞大大的太太加好友聊聊各种梗什么的,尤其是最近大火的那个王子和国王联姻梗( ͡° ͜ʖ ͡°)



【哈蛋】Spy & Zombie 2


#ABO,A!Harry×O!Eggsy

#私设Tilde是Eggy大学同学,现在最好的朋友,他们合租一个公寓,两人都是Omega所以并没有什么问题

03

以悲剧开场可能不会以悲剧结尾,但过程很痛苦就是了。

街头时期的两个朋友请他参加游船party,被悲伤冲晕头脑的Eggsy只想寻求慰藉,他换好衣服给Tilde发个imessage,便直接关掉手机放飞自我去了。

这估计是的富二代举办的party,Eggsy不知道两人是用什么手段得到的邀请,但他不在乎,他现在只想躺在栏杆边的躺椅上,喝着黑麦啤酒吹吹晚风冷静冷静。尽管他不喜欢黑麦啤酒的味道,但是Harry喜欢……Oh,怎么又想到他了!

Eggsy用拳头锤着自己生锈的大脑,右手举着啤酒杯把满满一扎的啤酒一饮而尽。

“Hey,hey,bro,别在这一个人喝闷酒,”Mike和Davie坐到他旁边的摇椅上,“那边那么多帅哥美女,你应该和他们好好聊聊!”Mike给Eggsy一个自认为很中肯的建议,但得到的只是Eggsy一声无精打采的哼唧。

“兄弟,别这样,这可是派对,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high一下,还管什么操/蛋的伤心事?”Davie一手拍着Eggsy的肩膀安慰道,另一手从口袋里顺出一个小纸袋,打开是几片薄荷糖大小的颗粒。

“这是‘乌托邦’,吃了他你就会好点的……”Mike又拿来一杯酒试图让Eggsy就着酒吃进去。

“Nono我不嗑药……”Eggsy推拒着,最后也不知怎的稀里糊涂的就吃了下去。

回到现在,Eggsy神志不清的沉入水底。他能感受到口鼻处的气泡,水流的隆隆声,手臂的刺痛。这一刻,他看到短短的20余年的人生,小小的自己玩着男人给的雪花球,母亲带自己改嫁,绅士把自己从看守所保释出来,两人一起溜他们养的小狗,自己毅然决然的搬出去时Harry受伤的表情。

“这一切也许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我一直赖在Harry身边,会不会有所不同?”Eggsy恍惚中看到Harry小小弯起的嘴角,便陷入黑暗。


04

“Melin,帮我定位Eggsy在哪里。”Harry以最快速度换上西装,边走向门廊边对频道另一边的Melin说到。

昨晚他还没有说完话Eggsy已经挂断电话,手机关机整整一夜,他无奈只好打给Eggsy的室友Tilde,Tilde表示Eggsy微她说去和朋友参加party。可是白天Eggsy依然毫无音信,当他想再次打扰这位年轻的女士时,Tilde先打给他,她语速快而焦急,Eggsy不接电话,没回家,她白天找遍了他可能去的地方,还是没有。

Harry明白昨晚临睡前焦躁的原因,Eggsy出事了!

“定位在,oh god,居然在泰晤士河里!”Melin震惊的声音回响在Harry脑中,“居然还在顺流而下!”

“快!把地图发给我!”Harry震惊的夺门而出,连平时随身携带的雨伞都没带,他等不及叫司机便直接驱车前往。

“听着,Harry,你要做好最坏的准备,正常人在河里游泳是不可能和水流速一个速度的,所以他可能已经……”

Harry已经听不清Melin在说些什么了,他只想快些见到心爱的男孩,确保他平安无事,也许他真的在泰晤士河里游泳?只是游累了想漂在水里休息?这奇怪的理由连他自己都不信!

但他还是希望这个理由能是真的,最起码男孩能平安无事。

他的男孩,笑起来能让人忘记一切烦心事,祖母绿的大眼睛里藏着一片森林,仿佛他就是那个小探险家。他知道那个男孩搬出去的原因,男孩喜欢他,因为这畸形的爱而愧于见他。他也一直隐瞒着内心对男孩的喜欢,当男孩说出那句“I love you”时,他欣喜若狂,同时又是羞怯与伤心的,羞于让心爱的男孩,一个惹人怜爱的Omega主动告白自己却在这里坐享其成,伤心于他们这场互相倾心的爱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比男孩大了整整30岁,在他去世后,Eggsy的后半生该何去何从?男孩应该找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年轻Alpha,而不是他这个不苟言笑的老古董。

Harry将脚下的油门踩到底,对若干个红绿灯视而不见,只盼望看见男孩还好好的,带着满身水珠爬上岸,像小狗一样抖落身上的水,抬头笑着对他说“Hey,Harry,我只是来游个野泳!”


05

他的视线被黄色包围,一睁眼,映入眼帘便是黄色,塑料质感,有个拉链,毫无疑问,他被装进了一个袋子里。

“这里是5号清理小组07号,目前打捞遇难者19名,无一生还。重复一遍,……”穿着黄色工作服的捞尸人将这场灾难中遇难者的遗体打捞上岸,无一例外,全都是年轻人,他看着这一具具曾经鲜活的肉体,心头不由得一紧,是谁这么丧尽天良去迫害这些可怜的年轻人?

这场灾难不算大,也不算小,一天的时间,在泰晤士河里捞出19具尸体,幸好漂尸地点不是闹市区,不然可要造成巨大的轰动了。一艘私家游轮,一场午夜派对,一场纵火案,毁了不知道多少个家庭。一些尸体已经被大火烧的渣都不剩,这些能捞上来的想必也是为了逃脱跳进河里却没有力气游上岸的人吧。

捞尸人再次看了一眼一排排黄色尸袋,却发现第二排第二个袋子好像在动!捞尸人疑惑的走向那个袋子,紧接着他确信并不是他眼花了,袋子里的尸体在动,有一个人是假死,他还活着!
他跑过去,急忙将这可怜的年轻人从尸袋里解救出来,再憋一会儿,他恐怕是要真的去见上帝了。

一只苍白的手率先从拉链里伸出来,这只手臂虽然干净漂亮,线条流畅,却泛着不正常的白,在亮黄色袋子的映衬下更加惨白。

另一只手也随即拨开袋子,一个漂亮的年轻人坐了起来,他大口气的喘着,气息凌乱,像长时间缺氧的人急需氧气,又像溺水者被救上岸一样惊慌失措。

这是一个漂亮柔弱的Omega,捞尸人意识到这点便立即脱下外套未全身湿透的大男孩披上,他惊魂未定,只是一言不发的盯着双手。

这个年轻人太过苍白,脸上毫无血色,眼眶发黑,连头发都是极淡的金色,近于白色,兴许是在河水里冻的,兴许是长时间缺氧导致的。男孩在喘,但是他的胸膛并没有起伏,只是长着嘴干喘,样子像条脱水的鱼。

捞尸人越观察越害怕,他虽不想随意揣测他人的情况,给活人扣上死人的黑帽子,可他从事这一职业多年,不是没见过从水里捞出来差点溺毙的人,可这个年轻人和之前的案例完全不同。

他掏出手机准备和上司汇报,年轻人却用惨白的左手抓的他拿着手机的手,男孩深绿色的瞳仁缩小,在青黑的眼眶中间一眨不眨的看着的,仿佛要把他盯穿,他看着男孩伸出发紫的舌头舔舔淡色的嘴唇,他要说话了,男孩的声音本身很清脆,现在混合着嘶哑,令人不寒而栗。

他吐出恐怖的辞藻。

“May I eat you brain?”


TBC
我就是有货囤不住吧,居然把明天的也发了……

【哈蛋】Spy & zombie 1


ABO,A!Harry×O!Eggsy


本文会和原著有很大的不同,大概

So, enjoy yourselves.


01

刺眼的的灯光,混乱的人群,接连不断的惨叫声,Eggsy目光呆在的盯着一个接一个神色慌张的人从他面前跑过留下的残影,愣是没挪动一下他的尊臀。"我磕药了"这几个大字从他木纳的神情就得以体现。


他拧过僵硬的脖颈,似乎是看到一个全身惨白的人不停的撕扯着一具尸体。


“呵,就像他昨晚刚陪Tilde看完的低成本电影一样,穿着沙滩裤的年轻帅丧尸晃晃悠悠的向女主走来企图给她一个血腥又浪漫的法式湿吻”可惜这里坐着的不是什么娇弱Omega女主而且他这个糙汉子,嗯,虽然他也是个omega。


“wait!一只貌似是僵尸的东西在向我走来”Eggsy半睁着一只眼嘀咕道,这样子滑稽的就像一个只做到一半的wink。


当他努力将自己从花里胡哨的世界拯救出来怕是为时已晚,那惨白的男人疯了似的向他跑来。Eggsy拨开混乱的人群拔腿就跑,企图将目标从自己身上转嫁给另一个倒霉蛋,但是,恐怕僵尸先生并不吃这套,依然全心全意的追着他企图和他来一个“舌吻”。


“oh……f*ck.我他//妈就不应该听那两个白痴的怂恿瞎嗑药”Eggsy在一处转角转弯时想到,他跑的像一头灵活的小鹿,把疯狂先生远远的甩在后面,但私人游轮也就那么一点地方,他没跑几步又转回刚才呆的地方。


夹板上躺倒的到处是人,多数人身上并没有伤口却死了般倒在那里,Eggsy瞥见叠罗汉一样倒在他脚边的两个狐朋狗友,现已无法顾及。他不得不选择弃船逃生,练过体操的矫捷身姿在这时成了救命稻草。当他翻越栏杆的那一刻,刺痛从他拄在护栏上那只手臂传来,噗通一声,他失去重心坠进黑漆漆的泰晤士河里。


02

eggsy曾经抽烟喝酒打架小偷小摸,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但即使再无恶不作,他也有两条原则。

1.不嗑药

2.不滥交

他遵循这两条原则,虽活的卑微,却也自尊自爱。17岁那年,自称是父亲同事的男人找到他,资助他上大学,拯救他颓废的人生,让他和母亲妹妹远离继父的家暴,这个男人就是Harry,一名优雅的英国绅士,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Eggsy想,他可能在第一次见到Harry时就沦陷了,他本应像尊敬父亲一样尊敬爱戴着老绅士,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被男人吸引,他想成为Harry心中唯一的,最特别的存在。


“我想成为他的Omega……”18岁的一天夜里,他被睡梦中的这句话惊醒,体内炽热,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他发现自己发情了,18年来的第一次发情期,发情的对象居然是把他当儿子看待的男人。


他羞愧,羞愧到不敢直视Harry那双蜂蜜般浓厚的双眼,他提出搬到学校附近和朋友合住,Harry默不作声的看着他,最后同意了。他像个胆小鬼一样逃离了Harry,转眼即是四年,他享受着知识的熏陶,享受着友情的沐浴,但内心深处,他还是想留在Harry身边的吧。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工作,成为一名尽职尽责的外科医生,拯救了很多人命。每当他结束一场手术,他会靠在休息室的衣柜旁给Harry打个电话,他喜欢能得到Harry的赞赏,即便是一句“做的很好,Eggsy。”


今天也是一样,他将一位出车祸的老妇人从死神身边拉了回来,也许今天Harry会说一些不一样的,他盼望着。


“做的很好,Eggsy。”电话里Harry用他一贯的平稳语气说道。

“然后呢?没了吗?”Eggsy攥紧贴在耳边的手机。

“22岁生日快乐,Eggsy。”

“Harry,我有件事要告诉你,”Eggsy深吸口气,抿了抿因紧张发白的嘴唇。

“I love you.”

这是他送给自己的22岁生日礼物,他想清楚了,22岁的Eggsy已经不是小孩了,不能再像5年前那样逃避,当然,很大可能会被拒绝,但他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电话那边的Harry一直没有回话,Eggsy等了很久,久到他以为Harry已经挂了电话,只有自己在这里一厢情愿的等待答复时,Harry说话了。


“I'm sorry,Eggsy……”在他心中Harry一直冷静的像一潭深水,永远激不起波澜,此时他的声音还是优雅又冷静,更甚至冷漠。


“Fine,ok,bye。”他按下结束通话,将手机扔在软椅上,双臂抱着膝盖,将自己团成最安全的形态。


“Come on,Eggsy,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


TBC

看来要打持久战了,有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