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Ring_yuanquaner

hehe absi buyan amulan bi.

【凯源】你和我,两个世界

#兽人×蜡烛人

#全文1W字,肝到爆

#嘿,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在哪里❤️

#为纪念粉丝数到达一个浪漫的数字,特此写一篇烂漫的文章

#一生一世只为凯源

以上,食用愉快✿

☆.。.:*・゜☆.。.:*・゜☆.。.:*・゜☆.。.:*・゜

传说我们的海洋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的海洋,那片海洋的上空便是羽国,逝者的极乐世界。当一个人因为疾病即将逝去时,拥有蓝色羽翼的使者便会来到你身边,你将在羽国得到新生,这位使者就是羽翼王。

1.
在千万年后的地球有一个神奇的国度,每当午夜时分,月亮就会被东面的高山遮去近半,但那未被遮住的一半却比山还要大,柔和的月光倾泻下来照亮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那一座座形似蘑菇的房子在这夜里犹如深海中游荡的蓝色水母,花草亮着淡蓝色的光像一盏盏小灯笼,清风拂过将蓝绿色的种子吹向另一个国度。

我们亲爱的主人公就住在小山坡上的那所大房子里,房子是二层的小别墅,二楼有一个大大的窗户,从窗户可以俯视整个城市,真是一个理想的观景台。大窗户隐隐闪烁着点点灯光,貌似是还有谁在挑灯夜战。

致亲爱的妈妈,
很抱歉时隔这么久才写信给你,就在今天我刚刚结束了学业,和老师同学做了最后的告别,又和朋友们一起吃饭聊天直到刚刚才回来,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问题,是阿汪开车把我送回来的而且他在车里开了暖风为的就是怕我冻住,这可把他热坏了,不过他可真贴心。
我回来时理所当然的被‘爸爸’骂了一顿,现在他已经睡着了,毕竟已是午夜时分,你一直都不喜欢我熬夜说熬夜不长身体,现在看来你是对的,从前年开始熬夜,我的确没怎么长身体。
‘爸爸’不允许我白天和晚上出去,所以我只能在傍晚的时候上外面耍一下。他还不允许我给你写信,他说反正你也收不到,但我相信在这么多信中你总是能收到一封的。
妈妈,距离你离开已经过去6年了,我依然思念着你,我不会放弃寻找你也不会把学业丢下,希望你一切安好。

爱你的,
源源
3118.7.15

王源写好信后从书桌下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玻璃瓶,将信卷好小心翼翼的塞进瓶中,最后按紧木塞确保它不会进水。

他将瓶子抱在怀中,又拿了两片暖宝宝踹进兜里,走到窗边轻轻地打开窗户,正迈出一条腿打算从窗户偷跑出去时,从门外传来了一句夹杂着睡意的喊话。

“王源,你打开窗户做什么?!”

王源被吓的立即将瓶子藏在被子下,大声的回复他那还躺在床上的‘爸爸’。

“我觉得有些热,想透透气!”

‘爸爸’没有再回应他,估计是又睡着了。但王源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打算再等一等确保父亲是睡着的。于是他盘腿坐在地板上,双肘拄着窗台,看着灯火辉煌的城市和那轮明月,晚风吹起他的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漂亮的少年静静的望向窗外,这画面美丽却孤独。

王源叹了口气,起身要去取藏起来的瓶子,但就在他直起身子的那一刻,他的视线凝固在大大的月亮上。月亮上有一个黑点,并且越来越大,他眯起双眼想要看清这个黑点究竟是何物,猛然,他睁大双眼,这个黑点竟然是一个高速移动的物体,而且正冲向他家。

黑点的全貌已经近到肉眼可见,那是一个拥有深蓝色大翅膀下身为鸟上身为人的兽人,王源看着他蓝色的翅膀一怔好似想到了什么,便拿起放在一旁的扫帚躲在角落里。

一只似于鹰爪的脚掌迈进屋内,月光照在兽人的脸上,这是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迷人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额前的碎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背后收起的翅膀色泽艳丽,身着Mark Fairwhale的新款上衣,这位样貌出众的时尚小伙绝对是迷倒男女老少的货,要是平常王源绝对会去凑凑热闹评论一下,再和自己做个比较最后得出没有自己帅的结论,可是现在他直接抡起扫帚就向青年脸上招呼。

青年俨然是被眼前拿着扫帚‘欢迎’他的男孩吓懵了,完全忘记是自己私闯民宅不对在先,愣是俊脸被打好几下才反应过来。

“诶诶诶,等等,你别,别打了,我不是坏人!诶呦,我的脸!!”小伙子用小臂护住自己的脸,不想腰腹又惨遭袭击,东躲西躲,落了一地羽毛。

“快把我妈妈还给我!!你这个偷人贼!偷走我的妈妈现在又来要我的爸爸?!”王源愤怒的抡起扫帚就开打,那些平时上选修课学习的技能现在都派上用场,一打一个准。虽然他那时还小,但他不会忘记这在月光下闪烁的深蓝色羽毛,这美丽的东西是他童年的噩梦。

就像普通的小孩一样,王源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快乐的童年。8岁那年他们一家三口搬到这座神奇的城市,爸爸亲手在山坡上建了一栋房子,他们一起装饰这栋小楼,一起去后山野餐,一起去西面的海边游泳,一起荡院子里的大秋千,一起躺在草地上数星星。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妈妈生病了总是咳嗽,爸爸找来最好的医生为妈妈看病,妈妈得到及时的治疗好转很多。就在某一天晚上,小王源即将入睡时,一声爸爸的惨叫声将他吓醒,当他跑到父母的房间时他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将妈妈从爸爸怀中夺走,从窗户飞出消失在夜空中,一根蓝色的羽毛落在地毯上。后来爸爸也偷偷离开了,只留下他和这个假‘爸爸’,谁家的孩子会傻到连自己的父亲都认不出来呢?

“等等,等等。我有爸妈干嘛要偷你爸妈?我爸妈对我可好了!诶!别打了,你听我说呀,君子动口不动手!”青年终于不忍自己被继续单方面殴打,作势要去抢王源的扫帚。

王源一听对方这么一说,自己也愣了,打人的手也停了下来。

“你不是羽翼王吗?明明蓝羽毛一模一样啊……”王源不解的歪了脑袋,大大的眼睛配上疑惑的表情活像一只被抢了萝卜还不知道凶手是谁的小兔子。

‘诶呦,可耻的萌了……’王源的表情显然是戳中了‘羽翼王’的少男心,他歪过头擦了擦貌似并不存在的口水。

“我是羽翼王没错,但是我们家所有的成年雄性都是羽翼王啊!”王源更加迷惑了……

“羽翼王是我家的家族名也是一个职位啦,”羽翼王挠着头解释道,本来被风吹乱的头发被他这么一挠反而整齐不少,“我们是羽翼王族,家里的雄性都是拥有蓝色羽毛的兽人。因为我们的姓氏是王,所以我们是羽翼-王 族,而羽翼王是我们族成年雄性的职位,将死者带去极乐世界是我们的职务,我爸,我大叔二叔,我舅还有我都是干这行的,所以我哪知道带走你妈的是哪个羽翼王……”

‘羽翼王’嘟嘟嘟地解释一大串,王源明智的抓住最后的重点。

“你说羽翼王将死者带去极乐世界……?”王源眼里的光不停闪烁,忽明忽暗,他刚刚仿佛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他貌似想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又不敢说出来,他害怕当真相大白时,他会因接受不了而陷入绝望的深渊……

“没错,羽翼王是连接现世和另一个世界的使者,逝者会被带到我的世界更好的生活,那里被称为羽国。”‘羽翼王’算是明白了,眼前的少年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去世了,还傻傻的期望着她能回家,想到这里他便有些心疼男孩,看他这样子想必是等了很久吧,要是换成自己,自己也受不了啊。

‘终于,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她的妈妈已经不在了,他还每天都写信给她期望她有一天能回家,人都不在了还怎么回家?’王源双手拄在扫帚上希望能获得一个支点,但细细的扫帚可不足以支撑他,扫帚滑落在地板上他也硬生生的倒在地上。

‘羽翼王’见状连忙要去扶,可少年就像是没了灵魂一样瘫在那里与地板合为一体。王源感觉旁边的人在说些什么,估计是安慰他的话,可是他完全都听不见,他的世界里只剩下黑暗的房间与死寂。

突然,王源像是中邪一般猛然站起,径直走到床旁,掀起被子拿出一个玻璃瓶,那是他写给妈妈的信,已经不需要了,从今以后他会听‘爸爸’的话,不再给死人写信了。

他拎着玻璃瓶走向书桌旁的垃圾桶。

‘羽翼王’看清他手中的瓶子里装的是信,便连忙制止他“你快停下!好好的信你干嘛扔啊?我又没说你妈妈收不到?不要这么绝望OK?”

本来在他怀中挣扎的王源一下子停住,抬头看向他,他的眼睛通红,一幅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说,真的?”王源一撇嘴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是真的,是真的!”‘羽翼王’连忙点头,生怕他哭出来,“现世的大海和羽国的是相连的,漂流瓶顺着洋流是能送到羽国的,没准你妈妈哪天到海边散步就收到你的信呢,所以你可千万别灰心啊”

王源听到对方的解释后心里好受些许,原来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虽然妈妈回不来但是她还是能感受到自己对她的思念的,这样他就满足了。

“好了,瓜娃子,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这信还没送出去呢,我陪你去送吧,还能快一点,不早点放海里你妈妈怎么能早点收到?”‘羽翼王’将手中的瓶子放入王源的手中,不顾对方的惊叫将他背了起来。

“把好了小傻瓜,要是掉下去你的屁股可要摔成八瓣了!”‘羽翼王’咧嘴笑出了虎牙,带着王源从窗户起飞,飞向西面那片海洋。

王源将漂流瓶放入水中一推,漂流瓶便顺着海水漂到远方直至不见。

“相信我,只要你不放弃,你妈妈总有一天能收到的。”‘羽翼王’看着王源的侧脸,这时天边已渐渐有太阳的光辉,那一缕阳光照在王源的脸上让他像落入凡间的天使,这时天使转过头对他笑了。

“谢谢你,我叫王源,之前打了你,和你耍,你还背我来海边,我却连你名字都没问,对不起。”王源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从来没有这么真诚的感谢一个人并向他道歉。

“没事,看你难过我也不舒服,况且突然闯进你家也是我有错在先,我叫王俊凯。”王俊凯笑眯了眼,配上那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他现在就像是一种喜欢吃鸟的动物——猫。

王源在心里想王俊凯是不是投错了胎生为一只鸟,如果有猫族的话,他更适合当一只猫。

“欢迎你来到现世,王俊凯,交个朋友吧”王源伸出手,脸上已全无刚刚的忧郁,俨然是一位个性张扬的帅小伙。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王源儿,接下来的日子里就要麻烦你带我在这里参观了。”王俊凯笑着回握住男孩的手,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当然没问题,大鸟!”不愧是天蝎座,果然记仇!他当然没忘记对方叫自己瓜娃子,小傻瓜。

“我是羽翼族可不是大鸟,你要记住了,不过我的鸟的确挺大,你要看看吗?”王俊凯笑着调侃到,手作势伸向下身深蓝色的羽毛。

“诶诶,这大清早的你可别耍流氓昂,这都要亮天了好嘛?!”王源一下子就脸红了。

王俊凯看着脸红红的小兔子也是可爱的紧,“嘿嘿,谁说白天就不能耍流氓了?”

2.
王源和王俊凯就这样偶然的成为朋友,王源带着王俊凯偷偷玩遍整个城市,他看着对方笑的开心的脸也开心的不得了,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王源想到。

就在这欢声笑语中,两个少年之间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当王俊凯向王源告白时,王源是意见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

“王俊凯,你是个好人……”王源看着一脸坚定的王俊凯说道。

“等等,你不会要给我发好人卡吧,我可不要昂……”王俊凯一听到这句话马上就慌了。

“当然不是了,”王源无语了,你到底是有多不自信啊?

“我是想说,你是个好人,所以我愿意和你在一起,怎么样,要和我耍朋友吗,王先生?”王源看着王俊凯笑的开心,仿佛只要有彼此就得到了永远的幸福。

“当然了,王先生。”王俊凯如此说道。

只要有你,便拥有了全世界。

3.
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王源看着窝在他旁边兴致勃勃地看着《海●王》的大鸟,兴致缺缺的问道,

“你一直不回家你家里人不着急吗?”

“我刚成年还在实习中,我爸让我来到现世熟悉工作地点哈”王俊凯正看到精彩的地方,眼睛都不眨一下,王源都担心他这眼睛会不会被手机造坏了,果然手机这种东西害人不浅哪,好好一只现充男神就这么活生生的降为宅男了。

王俊凯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动漫,王源也就不打扰他了,坐在一旁看着著名小说家波罗提涅夫的最新力作《漆黑的羔羊》,小说讲述了一对情侣因爱走在一起但却互相利用欺瞒最终因政治利益两败俱伤的故事。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只有纸张翻动的沙沙声和清风拂过的声音。

‘如果我欺骗了他,他会原谅我吗?’王源无意识的想到。

这时王俊凯已经看完动漫,想到自己也很久没有回家和家里人报个平安也是好的,便起身对王源说“源儿,我要回家一趟,要不要回家见见我爸妈?”

“见你爸妈……他们不会高兴见到我吧,我没什么身份,又是个男生,你爸妈要是知道我们在一起不会气的打断你的腿?”王源做了一个吐舌抹脖的动作,成功召唤出王大猫。

“不会不会,羽翼族因为人数稀少雌性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我们并不排斥和人类结婚。”王俊凯用下巴蹭着王源的头毛,软软的触感让他很是满足,翅膀舒服的抖了抖。

“严格意义上我并不是人类,我是一个蜡烛人,遇到高温会融化,遇到低温会冻住,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白天挑阴凉走,随身带着伞,晚上走路离你那么近的原因,因为你暖和。”王源义正言辞的说道。

“源源,你真的没必要担心,不会有人发现你是个蜡烛人,你和人类并没有区别,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你比普通人类好看太多,是你爸妈帮你捏的吗?”王俊凯抱着王源打趣到。

“当然不是,源哥这是天生丽质!”王源傲娇的哼了一下,惹的王俊凯哈哈大笑。

夜晚,当一轮新月挂在天空上时,他们出发了。活人是以水为媒介进入羽国的,王俊凯就带着已经被海水冻成蜡像的王源游入深海,从海底伸出几条由羽毛组成的触手,触手逐渐形成漩涡将他们卷入其中,当他们再次浮上水面时,他们到达另一个世界。

此时的羽国是白天,阳光柔和又不热烈,这对于一个蜡烛人是非常合适的,离开海水的王源逐渐解冻,他看着蔚蓝的天空,蔚蓝的大海,清新的海风迎面吹来,这是一个比他生活的城市还要美好的地方。

“好了,小帅哥,要不要去街上看看?”王俊凯牵起王源的手走向城市的方向,沙滩上留下一人一兽两串脚印。

“欢迎来到羽国!”当他们走在街道上时,王源完全惊呆了,这里竟然是黑夜,不是那种漆黑的深夜,是刚刚天黑时的那种淡蓝色的夜。

“因为这里是羽国的国都,永夜城,羽翼王族喜欢黑夜,这能使他们的羽毛看起来更靓丽,羽族的国都当然就是按照羽族喜欢的来啦。”王俊凯摸摸王源的头,王源跳起来抱怨着长不高。

走在大街上,王源一直在偷偷看过路的行人,尤其是女性,这一小动作没过多久就被王俊凯发现了。

“你在找你妈妈?”王俊凯低声说道,因为他走在王源的前面,王源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他知道王俊凯的表情此时一定不算好。

“嗯……我想没准能遇到呢”王俊凯也没说什么,两人相对无言。

“你妈妈不住在这里……”王俊凯小声的说了一句。

“什么?”王源诧异到。

“没什么,”王俊凯停住脚步,半跪在地上示意王源上来,“这里离我家还很远一直走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飞的快一些。”

王源爬到了他的背上,王俊凯一个发力他们就飞在半空中,王源抱紧王俊凯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不过他也知道王俊凯是绝对不会让他掉下去的。

“正前方的那所大房子就是我家了,”王源抬头看向前方,那是一栋淡蓝色的大别墅,屋顶是两片深蓝色的羽翼相交叠的样子,羽翼上泛着点点光辉,看起来既高雅又艺术。

王俊凯在距门前百米的地方降落,他半跪在地上等王源下来,可是半天没有动作,正当他好奇的回头时,突然感觉后颈一痛,有什么液体被推入体内,他最后看到的是王源无奈的脸。

“王源儿……”

4.
王源将王俊凯放在他家门口,并按响门铃,迅速躲在一个建筑物的后面,他看到佣人开门发现小少爷躺在地上惊叫出声,便匆匆离去了。

他走在街道上,思考着怎么才能找到自己的母亲,这么在大街上盲目的找也不是办法,最后他决定先回到海边,也许能看到自己的漂流瓶,这是他唯一的线索。

“喂,前面的男生,把你的票给我们看一下。”王源回头,看到了几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类,没想到羽国也有警察,要是被发现自己不是这里的人,就会马上被驱逐出境吧,更甚至交给羽族处理,那他所做的一切不就全白费了吗?

于是他拔腿就跑,一边凭着感觉跑向大海的方向,一边借着身材优势走一些小路借此甩掉警察,当他成功甩掉警察到达海边时,他发现这里是和他上岸时不同的海域,这里阳光普照,生机勃勃,俨然还是白天。

王源顾不得心里的疑惑四处寻找漂流瓶,终于在海中看到一个,那个瓶子漂向一块大岩石后方,他绕到大岩石的后方,发现这里还有一条上坡小路。

突然,他听到一个脚步声传来,来自于上坡路的方向,王源立刻躲在岩石的后方,等待来人离去。

走进他的视野的是一个女人的身影,黑色的长发,淡蓝色的长裙,他再熟悉不过,她被带走时穿的就是这条裙子。

女人并没有发现背后有人,她将漂流瓶捞上岸,拔出木塞开始读里面的信,王源就现在她背后,静静的看着她,当他看到女人读完信时,他开口了。

“你好?”他向前一步,女人显然是被她这一声吓了一下,回头看向他。出现了,那张与他相像的面孔,他长的像他的妈妈,他们都有着一双大大的杏眼和翘起的小嘴唇。

女人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渐渐的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源源?”她不确定的问道,她能确定眼前的少年就是他的儿子,但她又不相信他的孩子能找到这里来,毕竟他们阴阳两隔。

“妈妈,是我,我是源源……妈妈……”王源红了眼,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落在前襟晕成一片。

母子俩哭着抱在一起,6年的相思之苦全都在此刻倾泻而出。

“妈妈,这6年你过得好吗?”王源牵着妈妈的手和她一起走在林荫小路上,他们穿过盛开的花海,走向花海尽头的小别墅。

“因为有源源连续6年给妈妈写的信,妈妈才没有忘记以前幸福的生活,才有继续在这里活下去的动力。”妈妈抬头看向他,曾经他看向妈妈是仰着头,现在是妈妈仰头看着他,6年的时光让他长大成人。

“源源你一定饿了吧,现在已经下午了,你先坐会儿,妈妈给你烤你喜欢的芝士蛋糕吃。”说着便开始在厨房忙活起来。

王源就坐在餐桌前看着母亲忙碌的背影,就好像回到了从前,妈妈从未离开过,那6年的孤单生活只是梦境,现在才是现实。

当香气四溢的芝士蛋糕摆在他面前时,他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于是矜持什么的都放下了,在妈妈面前他就是个小孩子。

王妈妈温柔的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儿子,给他倒杯水,并告诉他慢点吃蛋糕又不会跑。

“对了,源源,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王妈妈问道,她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来这里的原因是和自己一样的。

“……”王源听到母亲这么问便想起了被他打了安眠药的王俊凯,顿时好吃的蛋糕也味同嚼蜡。

王妈妈看着儿子黯淡下去的目光便自知是戳到了儿子的痛处,“没事的源源,如果不愿意说就不说了,妈妈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不,不是的妈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王源放下刀叉,深吸一口气看向坐在对面的母亲,慢慢的说道,“我……和一位羽翼王族在一起了,我真的很爱他,他也很爱我,爱到毫无顾忌的把我带来这里见他的父母,可是我利用了他对我的感情,弄晕了他就为了能找到你……你说我是不是很糟糕?”说罢,王源自嘲的笑了笑,好似嘲笑自己的愚蠢,但是他不后悔,如果给他100次选择的机会他也会这样,想见到母亲已成为他的执念,缠绕着他的梦魇。

“源源,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对于自己的选择并不后悔,如果那个人真的爱你的话我相信他能理解你的。”母亲的话就像是一剂安神药,让王源忐忑的心安定下来。

愉快的谈心时间总是过的飞快,生物钟已经强迫着王源赶快上床睡觉了,当王源躺在床上时,他觉得这一切都好不真实,如果他一觉醒来发现这只是自己的春秋大梦怎么办?不过如果是梦也好,他对王俊凯的所作所为至少不是真的。

今夜的风有些大,吹的窗玻璃只响,王源迷迷糊糊的想到,但逐渐发现不对,风吹的响声会这么规律吗?他睁眼一看,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在窗外的王俊凯。

王源连忙跑过去打开窗户让他进来,愧疚的低着头,刚想要道歉就被王俊凯出声制止。

“听着源源,不管你做错了什么我都不会生你的气,”王俊凯双手抚上王源的两颊,“但是现在显然不是你道歉的时候,就当你欠我一次人情,现在我要你把人情还给我,听我的,现在我们立刻回家,马上”王俊凯说着将王源的衣服递给他。

“为什么?”王源这样问道,但手上开始麻利的穿起衣服。

“你这个活人的出现引起了骚动,一些厌烦了呆在这里的人想要借尸还魂,通过你的身体回到现世,所以在他们发现你在这里之前,你必须离开这个世界。”王俊凯严肃的说道,看来事态很严重。

“嗯,那我去和妈妈说一声,她醒来看不到我该着急了。”王源穿好鞋打开门,发现妈妈就站在门口。

“妈妈,我要回去了……”王源看着妈妈说道,心中的不舍溢于言表。

“妈妈知道了,这里本来就不是你的世界,你也该回去了,妈妈能再一次看到你已经很满足了,”妈妈笑的还是那么温柔,但是眼里的泪光出卖了她,她对看着他们的王俊凯说道,“俊凯呀,阿姨在源源的信中就知道你了,今天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一位值得源源托付终身的人,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待源源,我儿子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阿姨,我王俊凯可是一个专情的男人,当我爱上源源的那一刻我就决定永远的守护着他。”王俊凯用这句坚定的话语给了王妈妈一个答复,他们在王妈妈的目送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5.
一转眼四年过去了,王源和王俊凯已经相识四年了,这四年里王俊凯经常会带他偷偷的去看妈妈,他书桌上十年前的老照片旁又增加了一张新照片,是他,王俊凯和妈妈。他还不好意思的被王俊凯拽去见了爸妈,出乎意料的得到了一系列的夸奖和一大堆的礼物。

已经成为了羽翼王的王俊凯工作变得忙碌起来,但他也总会空出时间来做一些Romantic的事情,比如今天:

“王源儿,今天是我们相遇的四周年,我会永远陪你一起去后山野餐,一起去海边游泳,一起荡院子里的大秋千,一起躺在草地上数星星,所以你愿意和我结婚吗,王先生?”王俊凯将求婚词说的雄赳赳气昂昂。

王源古灵精怪的转了转圆溜溜的大眼睛,半天抬着小下巴答道“看在你是个好人的份上,源少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王先生。”

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我们的生活都在继续,但是即使是时间也不能将我们分离,因为我男人超厉害的嘛❤️


END

感谢你阅读到这里 ̄♡ ̄❀

评论(1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