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哥👑

只是社会人,不是佩奇。
微博ID RoyRing源圈儿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超长暗恋的完美结局(´இ皿இ`)

熹微啊我是王爽:

【R18】【喜欢好少年们两年了,把少年时的遗憾寄托到儿子身上留个纪念(不要脸的我)】【为四级考试赞个人品】【带番外13000+的字数,希望有人能看完QAQ】【深鞠躬~】


你少年时有没有喜欢过一个光芒万兆的人,没错,就是万兆——题记


五月三号。


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夏天总像是快成年的小伙子,来的又急又躁。


在闷热的家里背了一下午《考研英语高频词汇》之后,王源决定趁着橙黄的夕阳去街口撸个串儿,这个决定做的十分随意,随意到王源连睡裤都没换,拿手机钥匙直接下楼的地步。


 小鲜肉烧烤的招牌下站着王源那勤奋工作的表弟刘志宏,表弟额头和鼻尖亮晶晶的,刷油、翻滚、孜然、辣椒,手法娴熟自然。王源看着他咽了口吐沫,说:“我来捧场了,烤个鱼,再来二十串羊肉呗。”


刘志宏却对他的到来很不屑,直接拿鼻孔对着王源,眉眼微斜,“找空位去吧。”


不过王源并不在意这些细节,饿了快一天的他吃的很嗨,以至于他吃到只剩两根羊肉串的时候才发现大约五分钟前坐在隔壁桌上的人是王俊凯。


王俊凯路过这个烧烤摊的时候就看到了王源,但他没想到坐在这里半天王源都没注意到他,当王源终于看向他的时候,王俊凯十分笑的见牙不见眼,冲王源挥了挥手:“好久不见呀,很意外吧?”


王源惊的连叼在嘴里的肉都忘了嚼,结结巴巴的说:“嗨……嗨……”


然后王源把头低下来接着啃肉,冷场两分钟,王源觉得有点不妥,开始找话题:“你……你,今天三号,不……不回,额,不返校吗?”


“因为好久没回来了,正好四号五号又没专业课,就想在家多呆两天,后天再走。”


“哦。”


然后冷场五分钟,王俊凯开始找话题:“你在咱这里的C大上学对吧?”


“啊?!……是啊。”


“这个点不回学校,没住校吗?”


“没。”


冷场继续……


王源觉得自己没法再坐下去了,就腾一下站了起来,王俊凯费解的看着他,感受到王俊凯眼光之后王源紧张的脸都红了,他不敢看王俊凯,眼光飘忽不定:“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明天有一节、额、一节专业课,我得赶紧,赶紧回家睡觉了,不然明天要迟到,再见——”


根本没等王俊凯有反应,王源就掂起桌子上的手机钥匙走人了,并且用比平常快两倍的速度爬上了自己十七楼的家,然后喘着气进洗手间洗了个脸。


擦脸照镜子的时候王源发现自己刚才出门的时候穿的是睡裤,并且随意套上的广告衫上还带着可疑的黄色斑点,突然一阵懊恼冲上脑门,然后王源没控制住自我,给了自己一巴掌。但并没解恨,接着冲进自己屋里,顺路把T恤脱了,发疯的撕扯了一顿,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又在上面踩了几脚。


王源心里依然很烦,他对着床边发狠踹了几脚,几声闷响后,倒在床上,又不甘心的在床上进行了几个360°花式翻滚之后终于累瘫了,灯光照着他,有些刺眼,王源用手捂住眼,过一会再放下来,手上竟全是泪。


 


王俊凯是王源整个少年时代最爱慕的人。


爱慕,和害怕,向往,和不敢靠近。


 


王俊凯和王源是初中同学,在王源鲜嫩多汁的十二岁记忆里,王俊凯是那个坐在他前面,每天早上第一节课之前阴阳怪调背英语的人,在背完一串单词之后,心满意足的和同桌高俊杰挤眉弄眼,然后哈哈大笑。这个时候的王源单纯觉得王俊凯的虎牙特别好看,所以他特别喜欢看自己前桌的笑容。


但是王俊凯似乎不喜欢王源,在王源的中学印象里,王俊凯每天都在找自己的事,王源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少年,爱好和同学打闹说话,但副班长王俊凯每次值日的本子上都记录着王源说话,王源大声说话,王源超大声说话……


全班人都知道他们两个关系不好,班主任老邓只好把他们两个调开,一个坐在教室最左边,一个坐在教室最右边。


 


王源也不太记得他什么时候喜欢上王俊凯的,可能因为喜欢虎牙所以每次老师叫王俊凯答题的时候王源习惯性要看他有没有笑,看多了就喜欢他了;也可能是因为因为王俊凯每天早上背英语单词的声音特别大,王源听多了之后每记住一个单词都能想到王俊凯的腔调;甚至有可能是因为王俊凯捉弄自己被邓老师捉到之后写的道歉信,十三岁的少年一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一边念:“……你的衬衫太干净了,白的要刺我眼睛,所以我没忍住起了坏心思想要弄脏它,对不起王源同学……”


不过王源发现自己的心意后第一想法就是王俊凯那么讨厌他,知道这事会不会揍他。


这个时候的王俊凯已经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很久了,隔壁班的校花每天都来他们班串门,和王俊凯讨论作业,王俊凯总是眉开眼笑得意洋洋的。


相比之下王源成绩就逊色的多了,老邓布置的十道数学题他错了七道,把改作业的老邓气的头直冒烟,直接叫王源进办公室重写责令他不写完不能回家,王源皱着眉头开始写第一题的时候王俊凯进办公室抱作业,他瞥了王源一眼,路过王源身边的时候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这么简单都不会,垃圾。”


然后王源大脑一片空白,一道题也解不出来,那天在老邓的讲解下直到天黑透才写完回家。


 


在王源的暗恋里,他连独处时偷偷想一下王俊凯都不敢,因为想一下王俊凯都觉得想象中的那个王俊凯都是要立马跳出来讽刺他一番才对的。


 


或者说在王源的暗恋里,把王俊凯当目标的成分居多。王源一直觉得王俊凯考第一,他只要能考前十,王俊凯肯定不会讨厌他了,起码王俊凯说他不好的时候他也有底气反击了。不过长大的路上大家都在慢慢的懂事,而王俊凯更是暴风一般变得更成熟更懂得与人交往,虽然并没有变得对王源特别好,但他已经不针对王源了。甚至有一次期末成绩出来之后,王俊凯坐在第一排看了老邓的成绩单,然后扭头就找王源,隔空对口型告诉王源的分数还说考的挺高啊。当时王源整个人又欣喜又不安的。


 


王源考入全班前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班级群里找到王俊凯的QQ,忐忑的发送了好友请求,没想到居然通过了。虽然并没有聊过天,这毕竟意味着两个人关系的另一个升华。


初中三年很快过去,中考完大家吃了散伙饭,王源记得,那天王俊凯一直背对着他坐在另一个桌子,自己的后背也一直是僵硬的。饭吃了一半,老邓给全班买了冰激凌,王俊凯挑了两个,扭过身子递给王源说:“这个味的好吃,吃这个。”


虽然有足够的信心,但中考成绩出来的时候,王源数学居然没及格。


王源第一反应不是难过,而是抱着一丝丝侥幸在QQ上问王俊凯考了多少分,王俊凯回答了一个比自己高一二百分的成绩。然后王源脑子就炸了,王俊凯问王源考了多少,王源报上自己的分数,很久后王俊凯回复了两个字:垃圾。


仿佛又被打回到了那个在老邓办公室难堪的下午,王源安慰自己,也许王俊凯只想表示自己对分数低的深恶痛觉,但是过了几天王源的QQ列表上再也没能找到王俊凯。


王源自然没能和王俊凯上同一所高中。


 


王源去了隔壁县城的E中,因为源爸源妈希望新的环境能让他得到新的收获。城郊的E中是当地以严格出名的寄宿高中,所以陌生的环境和无法与外界联系的状态让王源心里很苦。而E中跟王俊凯要上的B中隔着大半个城区,这是王源心里落落的真正原因。


不过现实的校园生活并没有那么苦闷,王源性格活泼对人又好还长着一张嫩嫩的小脸,同学们都很喜欢他,而且王源文科成绩不错,文科老师尤其是历史老头特别喜欢他。


高中不紧不慢的度过,令人意外的是王源在分科的时候选的理科,班长兼王源同桌的倪子鱼把新月考的物理化学卷子递给他,一脸费解:“王源,按照你的成绩,选文科明明更合适啊……”


“我这么聪明,学什么都不是难题!”王源不在乎的笑起来,假装没有看到物理卷子上“1”开头的成绩,然后把分科志愿表扔到倪子鱼课桌上。


王源坐在一旁看倪子鱼整理全班人的志愿表,愣愣地看着自己的那份表格从最上面一点点压到最下面,自己的手不自觉得伸进裤子口袋,紧紧的捏了一下里面的手机,然后又松开,再抓紧,又松开……


手机页面还是几个小时前刷新的空间动态,高俊杰不知道转发了谁的说说:“热烈祝贺我校同学王俊凯荣获全区理科竞赛第一名”,并且附上了转发理由:据说B中将来就指望老王长脸呢真给我这个老同桌争气哈哈哈哈。


王源选理科这件事情让历史老头十分抓狂,以至于那一年高二开学之后E中的学生经常能见到一个学生被一位老师追着,老师还在后面喊:“你小子别跑,你不说清楚你选理的原因就是不行!!!”


最后王源以对天发誓自己绝对深思熟虑并且自我相信能够学好理科的诚恳解释才让这位倔强的老师放弃追逐。


但很多事情不是自我相信就可以做到的,比如理科的学习。马上就要高三了,倪子鱼看了一眼趴在自己物理卷子上的王源,心里也觉得特别难受。因为新的全班排名出来后先是班主任讲了很多不好听的话,上一节物理老师又拿着卷子摔向王源,当着全班的面问王源怎么做卷子才能只对一道题。


王源脸色很不好,那天晚自习下很大的雨,倪子鱼以为王源也哭了,但没有,王源抬起埋在胳膊里的头,看起来没有一点异常,他对倪子鱼说:“我出去一下,老师如果来的话你帮我想想办法。”“这么大雨,你去哪里……”倪子鱼话还没说完,王源就已经跑出了教室。


为了不被发现,王源没有打伞,从操场的矮墙翻了出去,他很快全身湿透,出了学校之后王源跑很快,终于赶上最后一班开往市区的公车。


到B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学校没有校卡不让进门,王源就站在B中的大门前抬头看,学校门口的高墙上贴着优秀学生照片。豆大的雨滴打在脸上,他费力的睁开眼,夜色下墙面的东西看起来有些模糊,但最上面有个男孩子照片笑起来眉眼弯弯,露一点牙齿。


一定是王俊凯,王源就是知道。


夜色四合,大雨滂沱,B中教室里闪闪的灯光穿透学校铁门。你看,我都进不去,但是我还是想和你一样,王源这样悲伤的想,然后再也忍不住,终于哭了。


回学校之后王源重新捡起了小时候学的钢琴,参加艺术高考,进了本地重点C大。


王源选理科时候也许高考时候可以跟王俊凯一个考场的心愿并没有实现,因为他在考试结束提档案时偶遇高俊杰,高俊杰无疑中提到王俊凯根本没有参加高考,因为他早早的被保送到了北京的Q大医学院。


 


这中间有六年没有见过王俊凯,王源叹了一口气,这样想着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刘志宏打来的,问他吃串那位的隔壁桌人是不是认识的人。


“以前的同学。”


“哦,他把你帐结了。”


“什么!!!!!!!!!!!!!!!!!!!!!!!”


“就我过去收盘子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走了,然后我嘀咕了一句走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太没品了吧,然后你同学听见了就说你只是走的急了,他帮你结账。”


“卧槽刘志宏别告诉我你真把钱收了?”


“有钱不收是傻子,你又不会找我结账,有人补这亏多好啊。我也不欠人情哈哈哈。”


“可是……”


“别可是了,再见。”刘志宏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可是我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很多年了……


 


再次见到王俊凯是半年后,初中的班长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王源比较早到,坐在位子上一边玩杯子,一边和同样早到的同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间有人问王俊凯来不来,就有人说王俊凯开车去接老邓了等会到。


果然,全班基本到齐之后王俊凯和老邓才姗姗到来,王俊凯进来的时候王源更认真的盯着杯子,旁边的同学奇怪的问他:这杯子有什么玄妙之处吗?王源干笑着说没有没有就觉得比我家的好看而已而已而已。


当年班里的小矛盾互不顺眼过了这么多年之后神奇的全都消除了,所以酒过一巡饭桌上的气氛已经热烈起来了,王源乐呵呵的想起身去给邓老师敬酒,余光却看到王俊凯在向自己这边走过来,王源心惊难道王俊凯也要去给邓老师敬酒,那自己还不如先退下,正当王源踌躇的时候,王俊凯已在自己面前了,王源还是不太敢看王俊凯,只余光看到王俊凯在靠近的位子坐下,只听见他说:“王源儿,你长高真多……”


“啊……没你高、高。”


“王源我们俩得碰一杯。”王俊凯盯着王源说。


“是啊是啊。”其实王源并不清楚为什么要碰一杯。


王源喝下王俊凯给满上的啤酒,王俊凯问:“王源已经大四想过接着要做什么吗?”


“啊?我啊……考研呗,年前初试刚过,复试不知道能不能顺利。”


“去哪里?”
“啊?”
“我说你想接着在哪里读书?”


“哦……当然去首都啦,不是有那句话嘛,条条大路去北京。”条条大路去北京是个什么鬼,王源在心里胖揍了自己一顿,但话已经说出口,王源只能用很真诚的眼神朝对面肯定的点点头,暗示自己说我去北京根本不是因为你。


王俊凯哈哈大笑,这时旁边有同学过来跟王俊凯说话,王俊凯身子斜过去,但没有离开王源身边的位子,一直到整顿饭局结束。


因为在饭局上没怎么和王源说上话,回家的时候老邓一直拽着王源在大部队的后面慢慢走,老邓像过去一样跟王源讲很多做事情的道理,见王源听得认真,老邓不由得抱怨起来现在的学生皮的很,像王源这么又皮又听话的学生再也没遇见。
    “是啊,王源是个很好很好的人,”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近的,他说话的声音吓了王源和老邓一跳,王俊凯走在老邓旁边,隔着老邓看王源的眼睛,“活泼,可爱,热情,心肠好……特别好。”


王俊凯说话时的眼睛像他身后的路灯一样闪着温暖,王源不由得眨了眨发胀的眼睛,心想一定是王俊凯的那一杯啤酒灌醉了我,我才会觉得他这一眼满是眷恋。


 


几天之后,小鲜肉烧烤店新装修的门面开业,刘志宏后知后觉要给王源庆祝研究生初试通过,于是他邀请王源到店里与他共进晚餐。


席间氛围很好,刘志宏说了很多祝王源前途似锦功成名就之类的话,这让王源十分受用。来自傲娇系的表弟真诚祝福让他几乎热泪盈眶,所以王源也想说点什么给刘志宏,不巧的是他刚开口,手机提示音就响了起来,只能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解锁手机看消息,您有一条好友申请:王俊凯——来自可能认识的人。然后王源刚得到控制的情绪又爆发了,他激动的手一抖,手机掉地上了……


王源只好认命的弯腰捡起手机,抬头对上刘志宏想询问的目光,却猛然的想起夏天时候王俊凯帮自己付过烧烤钱,然后另一只手抖,桌子跟着一抖,桌上的橙汁一抖,全撒在了刘志宏的衣服上……


听着喋喋的忿恨,王源满脸愁怨的给刘志宏擦衣服,心里不满的想着:我说王俊凯聚会时怎么总在我周围转,肯定是想提醒我还钱。此时王源脑海中闪现着一幅画面:王俊凯眯着眼睛解答关于王源欠钱不还的问题,然后小心眼的冷笑一声,在王源人品这一选项上打了一个大叉号。


王源打了个冷战,为了阻止自己形象在王俊凯心里持续恶化,他赶紧接受王俊凯的好友请求,然后发消息:“上次你帮我结了烧烤钱,聚会时都忘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钱还你。”


王俊凯有一阵子没回复,王源猜想王俊凯也许并不愿意见他,于是又发了一条:“你要是没空的话,我把钱打你账户上。”


过了一会才收到王俊凯的回复:“不是钱的原因。”


王源思索,那是什么?


“我前天回北京了”


“没多大的事。”


“太麻烦了。”


“不如有空见面你请我吃饭更好一点^_^。”


王俊凯连发四条,最后一条居然还带上了表情,震惊不是一点点,这种突然的亲切并不能让人很快的适应,所以王源斟酌了很久,发过去一个“好”。


 


依照之前与王俊凯见面的频率,这顿饭比王源想象中来的还是快了点。


在俩人加上好友的日子里王俊凯几乎每天都有什么事情要跟王源说,老邓电话多少?你知道哪里有卖某书吗?最近有什么新电影?而且作为医学院学生王俊凯甚至还要问:你觉得哪个品牌的眼药水更好呢?


王源意外的很忐忑,他每天都在衡量王俊凯的动机,直到B大研究生复试时间的通知下达下来,王源瞬间来了底气要了结这段烦恼,他给王俊凯发消息:“B大通知我去复试,可以请你吃饭了。”


“太好了。”王俊凯很快回复过来。


王源以为他在说吃饭的事情,准备请王俊凯定地方,结果王俊凯又发来一条。


“你在北京,以后上学和回家我们都可以一起啦。”


这条回复让王源心里一暖,这是不是说明我已经算的上是王俊凯的朋友了呢?太好了,王源想,我跑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在复试的前一天,王俊凯说了很多加油的话,王源也因此状态好到超常发挥,面试的导师连连点头。接着下午出成绩的时候王源排名高居榜首,简直要把他乐晕了,他给王俊凯发消息:“过了,你在哪里,源哥请吃饭。”


瞬间收到王俊凯的回复:“就知道,你出来吧,我在B大正门口等你呢。”


王源更开心了,王俊凯来找他完全证明了他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说要庆祝,王俊凯选了大学同学们经常去的酒吧餐厅。


酒吧氛围很好,主唱歌声也好,心情最好,王源自然多喝了几杯。对面的王俊凯正在眯着眼看乐队表演,王源心底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力量,他从座位上起来,一下子蹦到王俊凯面前,说:“王俊凯,我得给你唱首歌。”王俊凯来不及阻止,王源就拎着酒瓶子上台了,乐队主唱很识相的给王源让了位。


王源走这两步头变得有点晕晕的,他拿起话筒在台下扫了一圈,模糊的人群里没看到王俊凯,只好自顾自的说:“今天,我要唱首歌给我的老同学——王俊凯!”


台下一阵欢呼让王源头脑子要炸了,他想要唱什么歌,却想起来中学时代安静的中午,阳光照在书本上,前桌少年后背挺直,和着一阵旋律萦绕在脑海。


“午睡操场传来蝉的声音……声音……多少年后……还是……还是很好听。”


王源终于唱了一句,不过下一句是什么,王源对着话筒问你们知道下句歌词是什么吗,不记得有人回复。


算了,不唱了。王源从地上拾起自己的酒瓶子,走下台,把瓶子里剩下的酒喝完。


放下酒瓶子,王俊凯的脸就出现在了眼前,王源眨巴眨巴眼睛,中学时的阳光照到了他和王俊凯中间,酒吧怎么变得安安静静,王源看着逆光的王俊凯,伸出了手:“王俊凯……”


 


第二天早起的第一件事是睁开眼发会呆,王源睁眼看半天,并不太记得自己定的酒店天花板长这样,然后伸伸腿,也并不太记得自己还有裸睡的习惯。等一下,为什么床上还有人?


王源这才想到要看一下周围,扭头就在自己面前二十厘米处,看到头朝自己,趴着睡觉的王俊凯,因为被子被自己卷着的缘故,另一头的人只盖到下半身,王俊凯的后背露着,上面一道道可疑的血丝。


一下子惊到坐起来,接着屁股就袭上一阵刺痛。作为一个成年人,王源已经明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而根据少年时与王俊凯相处的经验来看,王源直觉这件事情会带来无法想象的后果,他根本不敢思考如何挽救俩人的关系,所以他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尽力加速的穿上衣服,趁王俊凯没清醒的时候就窜离了北京。


 


为了避免与王俊凯产生不快,王源在回家之后的三五天里一直在假装自己的聊天软件已卸载。


刘志宏敲开王源家门看着表哥考上研究生の迷之状态,并不决定多呆一会。


“我网银出了点问题,你快上网帮我买这个烤炉,明天要用,发顺丰,这是网店地址,我先去店里,你等下来吃饭,再见。”


王源眼睁睁的看着表弟离开の迷之迅速,叹了口气,任命的启动了电脑,在等待老板回复的时候,网页的推送消息出现在了电脑屏幕的右下角,王源移动鼠标想点击叉,却看到一个标题:“Q大男神出柜宣言”。


“Q大,王俊凯的学校?”王源嘀咕着点开了链接,心想有王俊凯的学校,那里男神一定得开挂到一种新境界才行吧。


网页界面打开,是一段视频,应该是一个国外的座谈会,开头一直吧啦吧啦的介绍一群金发碧眼的人,王源已有的英语水平并不能听懂这是在干吗,他没耐心的往下刷评论,看能不能在评论里还原一下整个故事。


果然评论里有一条被置顶了上来:“看完了视频,给大家粗糙的翻译下重点哈~不要被新闻标题误导了,这其实是男神代表Q大去国外参加的AZ病的反歧视演讲,他只是在后面有一段提到了因为AZ病在同志里面的传染率比其他人群要高,所以也成了同志被歧视的原因,然后男神说只要能做一点点的了解,这些不好的心态其实都能消除,然后同志也很无辜,因为爱就是爱,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平等的,这些感情也应该存在于阳光下,就像在他情窦初开年纪时让他躁动的男孩子,那时没有人告诉他这是因为喜欢,所以他为这段迟到的心意感到难过。最后男神还说他做这个演讲时有三个愿望,希望AZ病可以被平平的对待、世上纯洁的爱都被理解、听那个少年时就喜欢上的男孩子弹钢琴到自己垂垂老矣。PS:温馨提示,男神的部分在9分21秒处,然后11分08秒处男神的PPT上出现了一张男孩的照片,莫非是男神喜欢的人?哈哈哈我猜的。”


这个男神居然还是挺重情义的,王源看完评论有点被触动到,不过男神都喜欢什么样的人呢?于是又往上翻到视频,直接根据评论快进到了11分08秒,PPT上只是一张背影的照片,王源暂停了视频来看,上面的少年穿着浅绿色的外套,一手拿书,一手拿粉笔,后背挺直的站在讲台上抄写板书。


王源对这个背影所在的教室感到十分熟悉,浅绿色外套是生日礼物,黑板上方是看了三年的E中校训,但他又难以相信,这是高一时的自己。


王源抖着手把视频倒回去,王俊凯神采飞扬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占据热搜的Q大男神正是王俊凯。王源脑子像被炸成了一片废墟,他丧失了一切的思考能力,顺便受损了行动能力,他开始不知道手是放在键盘上还是鼠标上,然后不知道眼是转着还是直着,最后不知道心是跳着还是停着。


好在最后电脑上的旺旺消息声把他思绪拉回来了一点点:“亲要是现在拍的话,六点之前就可以安排发货啦!”


王源对着电脑对话框点了点头,然后又意识到对方看不见,赶紧打过去“哦”,动着鼠标把交易完成了。


退出了交易窗口,电脑界面又退回到了王俊凯的视频页,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王源一直没来得及开灯,在黑暗里盯着屏幕看了很久,王源才把电脑关了。


刘志宏打电话来问怎么还不过来吃饭?


王源按了一下台灯的开关,又按了一下,说有点头疼。


刘志宏说那你要先休息吗?


王源恍然大悟,对,我睡觉。然后马上跟刘志宏说了再见爬上床。


 


王源心里有太多问题了,他又不知道先思索哪个,但他又知道思索哪个都挺费劲的,所以他躺床上后就开始不停地回味无关紧要的事情,也许想多了就睡着了。


事实证明他真的想多了,他直接睁着眼在床上躺了快一夜。


天快亮的时候手机响了,王源看了一眼闹钟,还不到五点。手机上面闪烁着一个陌生的号码,来自北京,来电显示让王源心里猜到了七八分,内心复杂的接了电话,“喂?”


“王源儿,我是王俊凯,打扰你睡觉了吧?”王俊凯说话小心翼翼的。


“没有,我昨天晚上几乎没睡着。”


“好巧,我也一夜没睡,”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说:“前两天跟学校去参加了个演讲,今天凌晨才到北京。”


“我知道。”王俊凯的口气让王源心里酸甜苦辣咸都有,呛得快要流眼泪了。


那人突然结巴了起来:“王源、源儿,我两点下了飞机,本来想等天亮了再给你打电话,我等、等到四点多……” 


“嗯。”王源咽下发酸的喉头,示意王俊凯接着说下去。


“我等不及了,”那个人说话语调变得渐渐慢起来,“回去之后,你,愿意一直让我听你弹钢琴吗?”


王源手里紧紧握着电话,听着那头传来的呼吸声,看了一眼窗外,十三岁的阳光终于照到了自己身上……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王俊凯番外)


“王俊凯!谁让你动我改的乐谱呢!还把它弄这么乱!我学生下午就要比赛了,你非要在这会给我找事!!!”


天地良心,我只是觉得王源儿画的音符小蝌蚪特别逗,所以想拿在手里看看而已,我也没预料到我堂堂Q大研究所小组长会手抖把一沓纸弄掉地上嘛。


王源儿听到我的解释并不以为然,他冷哼一声,挡开我试图抱住他的手,哒哒地跑回书桌前。我把乐谱从地上捡起来,走到王源身旁,把它们摆好放在王源面前。


王源儿拿着铅笔,还在为他学生参加“大学生青年歌手大赛”的曲目做最后的修改,他写东西的时候嘴巴不自觉得嘟着,这让我想起我们刚上初中的时候,他坐在我的后面,我每天一扭头,就能看见他面对着不擅长的数学题,皱着眉,嘟着嘴,在本子上写好,又划掉。


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我每次见到王源心情都很狂躁,而且搞不清楚为什么,所以我每天都会想办法挑王源的毛病来论证自己狂躁的原因,但是并没有哪一条结论能说服我。


那个时候全班除了我,每个人都夸王源是个不错的人。我还反思了一下自我,直到有一天王源举着他不及格的数学卷子,越过我问高俊杰一道很简单的题目,我在一旁听着,内心怒火中烧。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我当然忍不下去,我恶狠狠的瞪他们俩了一眼,看他们俩怯怯的分别缩回自己的座位,我心满意足的接着写我的作业。


原来因为王源数学不好,我作为数学课代表的责任心当然总会狂躁的,那个时候我就这么天真的想。


数学课代表的责任心也一定会帮助成绩不好的同学答疑解惑,可是王源从来不问我题目,老邓甚至把我们俩座位调开,隔壁班都有同学来向我请教,王源还是不来找我,问作业这件事情简直成了我的心病。


以至于我有天晚上梦见了王源,他轻声轻气的叫我名字,问我这道题怎么解,想到我们平常关系有点冷,我就特别注意温柔的一步一步跟他讲过程,王源听懂后乖巧的点点头,我在梦里看着王源的大眼睛,感觉两条腿热乎乎的。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就发现我床单湿了……我妈叫我起床时还神秘兮兮的问我梦见了什么,我想了想梦中的王源,心里忐忑又快乐。


初二那年学校举办一场文艺汇演,高俊杰那个时候十分迷恋周杰伦,所以当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王源会弹钢琴后,非要磨着王源和他一起上台表演。


文艺汇演那天,我第一次听了《蒲公英的约定》这首歌,也是第一次见到王源弹钢琴,原谅我笨拙,形容不出来那是怎样的场景,所以演出结束后的很多天里,旋律和王源在我的脑海里都无法忘记。


我开始求高俊杰教我唱这首歌,并且在王源经过我的时候假装无意识的哼这首歌,但王源还是目不斜视的走开,于是这又成了我的另一个心病,所以在我梦到王源弹这首歌的钢琴曲时,我第二次梦遗了。


那个时候我开始隐约约意识到,我也许是喜欢王源的。


然后我开始对王源好,但是又克制着怕别人发现我的小心思,王源这样的人要是被起哄肯定都不再愿意理我了吧。我自己给当时的自己打了个赌,如果能和王源上一所高中,我就告白。


不过很遗憾,王源中考的数学砸了,他在网上告诉我他的总分之后,我之前的那种狂躁又莫名的在心中升起来,我为自己不能实施的计划感到懊恼,愤怒的回复他“垃圾”,并且一怒之下把王源从我的好友列表里面给删了。不过删完的下一秒我就后悔了,我不知道这之后该怎么再跟他联系。


后来我去了B中上学,王源去了隔壁县城的E中,我是后来在高俊杰的空间里得知这个消息的。那天我因为第二天要参加理科竞赛的缘故,被学校宽容回家休息调整心态。


看了一上午的书后,妈妈允许我玩两个小时的电脑放松一下,然后我就在我的社交网站上看到了高俊杰的动态,他因为月考心情不佳,发了条动态吐槽,下面有个人回复我们E中还有周考你听了还觉得惨吗?高俊杰回复叫他源,为你默哀。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惊喜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这个人一定是王源儿,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个念头,我得去找他。妈妈因为我刚才起身发出的噪音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对她撒了个谎,我告诉她,我对竞赛还有些疑问,我要去学校一趟。


妈妈点头放我出门,我离开小区后转身就坐上了去E中的公车,我当时并没有王源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王源在哪个班,但我就是一腔热血的想去找他。


不过幸运的是E中看门大叔很好糊弄,我说是来给弟弟送生活费的他就给我放行了,更幸运的是,我走到第一个教室的后门处就看见了王源。应该还在午休,他们班同学一大半都不在,王源站在讲台往黑板上写着什么,我看了一眼他写的内容,应该是他们历史老师的教案。王源的字很好看,我站在他们班后门看了很久,然后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一幕记录下来,就拿出手机为他拍下了照片,接着他们班学生越进来越多,而我还没想好怎么跟王源说话,就离开了他们班。


我站在E中的大树后等上课铃响后,又回到他们班窗外,王源坐在第一排,他的历史老师在夸王源替他写的板书漂亮,我突然很开心,因为我似乎一瞬间明白了要跟王源告白的话我得先做什么。


见了王源之后我对未来动力倍增,第二天的竞赛超常发挥,居然考了全区第一。


而高俊杰在他不自知的情况下成为了我心目中的优秀僚机人选,在那些没有和王源儿同校的日子里,高俊杰是我的大部分的信息来源。


重新偶遇王源是在一家烧烤店,我跟他打了招呼后,刚想夸他衣服上的广告兔和他一样逗的时候,他却有急事先走了,还忘了结账,我自然帮他把钱给了烧烤店老板。


但是我没想到王源儿在半年后还记得这件事情,那天同学会后我从班长的花名册那里抄来了王源的联系方式,回北京之后按照上面的信息给王源发送了好友请求。


谁知道王源接受了我的好友请求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上次你帮我结了烧烤钱,聚会时都忘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钱还你。”


“你要是没空的话,我把钱打你账户上。”这两句话把我噎的半天换不过来劲,难道王源以为同学聚会我凑到他身边是为了要钱?


“不是钱的原因。”我只能这么解释。


“我前天回北京了”


“没多大的事。”


“太麻烦了。”


“不如有空见面你请我吃饭更好一点^_^。”机智如我,找了个如此看似合理的形式让他与我再见一面。


为了证明我并不是来要账的,加上好友之后,我每天都在搜肠刮肚的找东西来和王源对话,我感觉王源还是受用的,因为他后来收到B大复试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


“太好了。”


“你在北京,以后上学和回家我们都可以一起啦。”这是我的真心话。


王源在B大考试的那天,我毫不在乎他人死活的逃了我们课题小组的实验,去了B大。可站在B大门口时我才觉察到我这样做可能有点唐突,毕竟他今天考试,说不定会影响到他。然后我只好选择蹲在B大门口,等他出来。


“过了,你在哪里,源哥请吃饭。”在我无聊到准备买第三根玉米啃的时候,王源给我发了消息,终于又能在一起上学了,我当时开心得快要飞起来了。


我带他去了我们同学之间经常去的酒吧餐厅庆祝,王源那天很可爱的喝多了,他对我说要给我唱歌,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走向舞台。台上的主唱刘一麟是我大学的哥们,我站在下面冲刘一麟挥挥手,他很识相的就把位子让给了王源。


“今天,我要唱首歌给我的老同学——王俊凯!”在一旁喝水的刘一麟听到这话拿着探究的眼神看我,我嘴角抿笑,无视了他。


王源儿在台上停顿了好大一会,才开始唱歌,不过完全跑调了……但是我还是听出来了,因为这是我整个中学年代最熟悉的《蒲公英的约定》,我很高兴他记得这首歌,想听他唱完,可是他唱了一句就想不起来下一句了。


“算了,不唱了。”王源又把话筒扔了,拎着酒瓶子晃晃悠悠的下来,我赶紧走到他面前怕他栽了,结果他看见我反而停住了。王源因为醉酒满脸通红,我却觉得别样的好看,他对着我眨了眨眼睛,突然叫了我的名字:“王俊凯……”然后他就倒在我身上了,但他还居然记得用一只手支撑着我的肩膀努力保持平衡。


我好笑的看着他,想知道他接下来能说什么。


“王俊凯你知道吗,以前上学的时候总是恨,可是我刚才想到的却只有安静的教室,阳光很好,就像我每次想起来你,都是喜欢。”


明明是醉话,我却觉得他这是他预谋好的一段情话,王源的眼睛在酒吧的灯光下亮晶晶的,他说话喷出的温热气息传到我的嘴角,让我有种在和他接吻的错觉。


我像受到了蛊惑一般开始发疯的亲他,老子蓄谋已久的告白都被抢先了,所以行动必须要立马开展起来。


很自然的就把他带到了酒店,我一边脱他衣服一边解答他的问题,“王俊凯,我们干什么呢?”


“干你。”我真是简洁明了。


然后他“哦”了一声倒在床上,他明明喝醉了,看向我的眼神却带着古灵精怪,我再也忍不下去了,麻溜的搞完前戏,抱住他提枪就上。


我进去的时候刺激的他搭在我背后的两只手猛地用力,掐的我后背直疼,我想安抚他一下,他却变得柔声细语:“王俊凯你小心一点好不好啊。”上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叫我名字总能让我蠢蠢欲动,他在这种时候叫我,真是花样作孽。


那天晚上我在痛感(只有后背)和快感的双重刺激下,和他搞了快一夜。


那天晚上王源儿好像比我先睡着,我躺在他旁边侧身看他到凌晨才开始睡觉。所以我第二天到下午才醒过来,那个时候王源已经不在了,难道他害羞了?


我本来想去找王源的,但是我途中接了教授的电话,教授问我演讲稿修改的怎么样,然后我才想来我是明天要出国参加讲座的人……


我只好赶紧回学校,加班加点的赶完演讲稿和PPT,我的稿子刚弄完,又马不停蹄把我自己送上了去国外的飞机。


虽然这份演讲稿做的仓促,但却是我计划很久的一个内容,我想通过这样一个不小的场合,不那么刻意的告诉别人他的存在,就像我在稿子里写的一样,任何感情都不需要刻意掩饰或者刻意显露,因为这都不是爱情的本质,爱情没有本质,爱就是爱。


所以当我的PPT展示到王源16岁那年的背影照的时候,我看到台下不熟悉的人也带着温暖的眼光,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为期三天的座谈会结束后,我就抛弃了同行的伙伴,先一步坐飞机回了国,到北京的时候凌晨两点,这个时候回学校宿舍也没开门,我就围着首都机场一直转啊转。


我拿起手机想给王源打电话,但是这个点一定会影响他睡觉,我面对着开了一半的手机,放弃了给他打电话的念头,开始刷新闻打发时间,然后我就在手机里看到了我自己……           


我也没想到我演讲的视频会引来这么大关注,毕竟我的本意不是这样的……新闻下面的评论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我烦躁的关了手机,又开始在首都机场踱步,这个意外事件让我心里变得有些没底,我不知道王源有没有看到这些东西,看到了他会怎么想。


但起码提前让他知道了我的心意,我这样想着,又把手机掏出来,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半,我还想犹豫一下他会不会在睡觉,但转念一想,早晚都要死,那么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喂?”意料之外电话被很快接起。


“王源儿,我是王俊凯,打扰你睡觉了吧?”


“没有,我昨天晚上几乎没睡着。”王源的声音听不出来一点情绪。


“好巧,我也一夜没睡,”为了让气氛轻松起来,我隔着电话假装笑了一下,“前两天跟学校去参加了个演讲,今天凌晨才到北京。”


“我知道。”


虽然想到了,但是王源这么说出来时候我还是不知所措了,语无伦次的想解释,“王源、源儿,我两点下了飞机,本来想等天亮了再给你打电话,我等、等到四点多……” 


“嗯。”王源儿并没有急躁。


“我等不及了,”听到他平稳的气息我又神奇的淡定下来,我想起了初二那年的文艺汇演,我问他,“回去之后,你,愿意一直让我听你弹钢琴吗?”


他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我一直等着,我想我可能等了有一个世纪,我听着他的喘息声渐渐平静下来,终于等到了我想要的回到。


“愿意。”


我隔着电话听到他的笑声传来,然后我也笑了起来。


我仿佛看到,从十四岁那年开始,在我梦中弹了一整个少年时光钢琴的那个男孩子,终于走下了舞台,走到了我的面前。

评论

热度(1040)

  1. 湮84198熹微啊我是王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水熹微啊我是王爽 转载了此文字
    从年少到以后 青涩的 长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