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哥👑

只是社会人,不是佩奇。
微博ID RoyRing源圈儿

【jahiccup】we are always together3.4

Module. 3 You won't be alone


跟随着月亮的指引,hiccup来到了一个小湖边。


“Manny,你说他会在这里出生是真的吗?我怎么没看到……”hiccup忘向结冰的湖面,冰层在月亮的照耀下反射着神奇的光芒。


hiccup顺着月亮的光线看向湖中央,冰层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什么啊……”hiccup好奇的走过去想一看究竟,待他蹲下时,他竟然看到了一个人!


“what?A boy!竟然在冰层下面!”hiccup惊叫道。


‘他不冷吗……’这是hiccup的第一想法。


第二想法他才想到这可能是他的‘大’儿子。


于是hiccup开始打量起这个青年,他有着月光一样的银发,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修长的身躯和有力的四肢,他没有睁开眼睛,但hiccup猜测他的眼睛一定是冰蓝色的。


‘也许我该帮帮他……’hiccup如此想着。他将双手覆在冰层上,温暖的绿色光芒从hiccup的手中渗入冰层下,缓缓流入冰下之人的体内。


hiccup将额头与冰下之人相抵。


“well.My child.It's time to wake up.Jack Frost.”


——————————————————————

‘where I am’


It's cold and dark…


“Jack Frost”


The sound is warm…


‘who?who called me?’


‘Is you?’I see the big、round moon.


No!It's cold…


while I see the eyes…


They're green and warm…


‘I know!It's you!’

——————————————————————


hiccup看着破冰而出的jack,突然想到了一点‘他看起来要比我大吧?谁会想管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叫妈妈啊?!’


hiccup看着即将要苏醒的jack,匆忙的躲在湖边大树的后面,大算先静观其变。


——————————————————————


jack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那抹温暖的绿色,但绿色的主人好像逃走了,是害怕了吗?


他的脚慢慢落在冰面上,冰面上瞬间开起了一朵朵冰花。他向前滑行了几步,所到之处 都开满了美丽的冰花。


“哈哈……”jack笑出了声,他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


突然,他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啊,原来是个木杖。jack拿起了木杖,木杖一碰到他的手就结满了冰,他向前跑去,一用力竟然飞了起来!


jack因为是第一次飞行,他很不幸地撞到了树上,虽然有点疼但他看见了远处小镇灯火通明的美丽景象。可是躲在树下的hiccup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掉落的树上积雪砸了一身。


“otch!”突然掉下的积雪吓了hiccup一大跳,他连忙从树下蹦了出来。


jack这才意识到原来有人,他从树上飞了下来,降落在hiccup面前。


jack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不由得呆住了,比他矮半头多的身高,蓬松柔软一看就很好摸的棕色短发,漂亮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如比绿宝石还漂亮的大眼睛。


“You are so beautiful…”jack无意识地说了一句使hiccup吓了一大跳的话。


“What?Pardon?”hiccup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激动而出现幻听了。说他漂亮?怎么可能?!


“oh!I said hello!I'm Jack Frost!”jack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一句很令对方窘迫的话便连忙改口。他可不想为第一个见到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en…Hello!I'm Hiccup Green,the demon of spring”

hiccup看着眼前的白发青年,紧张地说。


jack看向月亮半天说出了一句hiccup最怕听到的话,“……You are my mother,aren't you?”


‘OMG!Manny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他?!’hiccup感觉月亮好像抖了抖,在笑他?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加油,hiccup!把你刚刚想的话告诉他!’hiccup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是的,我是你的母亲,但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有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母亲很令人无法接受不是吗?”hiccup无奈地笑了笑。


jack似乎是想了想,然后伸出了手对hiccup发起邀请,“那好吧!hiccup!和我一起去那个小镇看看吧!那里好像很热闹!”


“好的!”hiccup条件反射地答到,仔细想了后感觉不对,想要出声阻止,可为时已晚,他已经被jack拉着飞了起来,眼看着就到了小镇。


‘他可真有飞行天赋……’


————————到了小镇后—————————


小镇里非常热闹,人们拿着大包 的礼品结伴而行,小孩子们在路上嬉戏着,一派圣诞前夜的祥和气氛。


hiccup拉着jack的斗篷,生怕他撞到人,jack以为hiccup是因为见到这么多人而害怕,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


“Hey!”jack向路过的人打招呼,但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Hello?”jack感觉很奇怪,这里的人都很冷淡吗?


“Hey!hiccup!这里的人可真冷淡!理都不理我!”jack回头向hiccup抱怨道。


“我想他们是着急回家过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说到圣诞节,我带你去看看圣诞老人吧!”hiccup催促着jack快些离开这个满是人的地方。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也就意味着……


“是除了我们之外的精灵吗?Cool!带我去看看吧!”jack向hiccup笑道。


这时,两个玩的正开心的孩子跑了过来,jack没来得及躲开,两个孩子竟然直接从jack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what?”jack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hiccup。


“是的……他们看不到你……和我……”hiccup低着头不去看jack失落的表情,任由行人穿过他的身体。


“但是……你还有我!我能看到你!你也能看到我!”hiccup向jack伸出了手,正如刚才jack做的。jack看着对方伸出的手,慢慢地握了上去。

“是啊……你还有我,我还有你!”


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这句话会成为对方在黑暗中唯一的信仰……


TBC


Module. 4 Far away because of love


时光飞逝,转眼间已是200多年,在这200多年里jack与hiccup生活在一起,他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在北冰洋的一座小岛上建了一栋房子,那是他们的家,用冰造成的房子,虽然你会说冰屋很冷,但是只要有家人,这个家就永远温暖。


“oh!jack!别闹了!”hiccup看着因为恶作剧被发现而笑的不自然的jack,无奈地说到,他发现jack很喜欢恶作剧,不管是他还是人类都悲惨的成为了jack捉弄的对象。


“oh!toothless!别闹了!”

‘啊嘞?那是什么?’hiccup对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很茫然,‘toothless?是谁?’


正在hiccup这一恍惚间,jack又将温室里hiccup新培育的蘑菇拔了出来,然后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hey!给我站住!你这个捣蛋鬼!你想让我在你脑袋上种蘑菇吗?!”hiccup看着干完坏事就逃的jack又气又笑。


有一句话不是叫做‘喜欢你就要欺负你’吗……


也许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开始渐渐地变质了……


——————————————————————


hiccup独自走在枯树林里,干枯的树木弯曲成了奇怪的形状,看起来格外骇人,月亮被乌云遮住了,风吹过奇形怪状的树枝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但这些hiccup都无暇顾及,毕竟那个人就在附近。


hiccup走到了枯树林的中央,那里有一张破旧的木床,hiccup向木床喊道,“Hey!I'm coming!I know you here!Pitch Black!”


话音刚落,丝丝缕缕的黑沙从木床下的黑洞里冒了出来,四面八方的黑沙都汇集在洞口处,渐渐汇聚成了人的形状。


是黑暗梦魇!


“oh…my honey…long time no see…你过的还好吗……”pitch绕到了hiccup身旁轻轻地问道。


“托你的福,我过的很好!你叫我来干什么?难道你要复仇?200年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hiccup不打算和一个梦魇费话,直接切入主题。


“oh…别这样,亲爱的,我叫你来只是想看看你,毕竟我们200多年没见面了,不是吗……你还是那么美丽迷人……”pitch又绕到了hiccup面前,执起他的手轻吻了一口,“至于复仇什么的……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很虚弱,复仇的话还 要再等一段时间……”


pitch看着hiccup翡翠色的大眼睛,突然,他好像从中看出了什么,这和他所熟悉的hiccup的眼神有所不同。


“oh…dear…look what I find!你看起来过的很幸福,这不是一个孤独的人应有的眼神…oh…let me guess!你有家人了是吗?”pitch抚上了hiccup柔嫩的脸颊,轻轻抚摸着。


“这与你无关!”hiccup明显僵硬了一下,连忙拍开pitch苍白的手。


“别这样,我只是比较好奇而且……嗯……你有一个儿子……叫Jack Frost是吗?”pitch转而开始蹂躏hiccup的头发。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对jack动手,他是我的!”hiccup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他害怕极了,他怕那孩子出什么事,他怕再也看不到那孩子爽朗的笑容。


“别生气……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我只对你感兴趣,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那么……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吧……my beautiful boy……”说完,pitch就化为黑沙消失的无影无踪。


“shit!”hiccup暗骂道,转身飞向家的方向。


——————————————————————


jack很烦恼……hiccup最近变得很奇怪,不管什么事他都要干涉,jack觉得自己现在一点自由都没有,他也试着和hiccup沟通,可是全然无功,on!这该死的过度保护!


渐渐的,jack对hiccup的态度开始冷漠起来,他就像一个叛逆期的孩子一样对父母的叮嘱不管不顾。他们之间渐渐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


“jack,快看!有彩虹!”


“是吗……”


“jack!快看!这个……”


“啊啊……”


hiccup试图引起jack的注意,但jack一直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每次jack都故意躲着他,终于,hiccup忍不住了,他来到了jack房间的门外。


“能打扰一下吗……”hiccup轻轻地敲门,等待着jack的回应。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么?”jack打开了房门。


“你……总觉得你最近心情不太好?有什么烦恼吗?”hiccup皱着精致的眉毛抬头望向jack,他看到jack的眉毛皱了一下,便连忙改口,“那个……不想说也没关系……”


“你是……笨蛋吗?”jack看着一脸不解的hiccup在心里想到‘勉强能称为烦恼的只有你那烦人的过度保护 ……说的就是你哦,hiccup’


突然,jack在hiccup身上问到了丝丝甜美的味道。


“你换香水了?”jack假装漫不经心地问。


“你在说什么?我不喷香水。”hiccup诧异道。


“是吗?那不好意思请你出去,我暂时不想看到你的脸。”说完,立刻将门关上了。


hiccup看着紧闭的房门,眼泪无声地流下,他用袖子擦了擦流着不停的泪水,向楼下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让hiccup哭泣……’jack靠坐在门边无力地想着,‘想哭的人明明是我…”


“别开玩笑了!为什么好死不死……偏偏是对hiccup……”jack不停地用手蹂躏他那头银白色短发。


‘他的棕色的发丝、雪白的皮肤、纤细脖颈间隐约漂浮着一丝奶香……而我竟然,感到情欲……’


——————————————————————


那是一个平静的一天,那天是圣诞前夜,是jack与hiccup从初遇的第210个平安夜,本来一切都安好的,他们忙完工作,回到家里一起庆祝……本来是这样的……


“hiccup……”jack看着正在看书的hiccup抬起了头,“我要离开了……不要去找我……”


“what?!你说什么?!我刚刚一定是听错了吧?!”hiccup拉着jack的袖子,不可致信地看着他。


“我说我要走了!不要找我!我已经和你没有母子关系了!”jack说完头也不回地起步离开。


“你等等!你一定在开玩笑吧……你总是这样啊……”豆大的泪珠从hiccup的眼角落下,啪啪地掉在地上,晕开了。“如果是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会改的!所以……所以,不要走啊……please……”hiccup欲上前拉住jack,可是被他的冰剑刺中了手臂,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臂流下,缓缓落在绿色的地毯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了……It's over…”jack不敢回头去看那脆弱的身影和无助的眼神,他离开了他们曾经温馨的家,在无近的夜空中消失了……


hiccup无力地坐在地上,用双手遮住哭花了的脸,“Nooooo……”


After we stayed together for 210 years……we ruptured……


The home will never warm…


TBC


接下来还有几章,明天再发!(*/ω\*)感觉自己写的还不错(*/ω\*)


评论(1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