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哥👑

只是社会人,不是佩奇。
微博ID RoyRing源圈儿

【凯源】一本画册,只有我们俩

#内含修罗场(并不)

#你的评论和红心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一生一世只为凯源

以上,食用愉快:


(1)

“现在7点半,”王源抬起戴着手表的左手,示意王俊凯听着点时间,见他还是直直地盯着大门外纷纷扬扬的雪花,王源可有些不高兴了,不由得撅起小嘴。

‘明明是你问我时间,结果告诉你你又不听。’王源气呼呼地边走边胡乱缠上围巾,正要推开大门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拽了回来。

“外面天寒地冻的,你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出去,不怕冻坏了?”王俊凯站在撅着小嘴气得直哼哼的小孩面前,将他脖子上乱糟糟的围巾解下来重新围好。

王源看着他围围巾的细心模样,不知不觉的消了气。王俊凯于他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总是能将他升到顶点的火力值归零,就像一拳打在棉花糖上,不仅不痛,还带回来一手甜味。

“我刚才在想,现在天黑了,雪又下得这么大,回去的路一定不好走。”王俊凯向他解释到,修长的手指将围巾绑成一个完美的大蝴蝶结。

“嗯,7月飞雪,想必是有什么冤情。”王源一本正经的说到,绷着小脸好像下一秒就化身为柯南,侦查命案。

“哈哈,打住打住,只是寒潮而已。”王俊凯笑着揉小孩翘起的头毛,却差点被飞来的大长腿踢中要害,一个后仰堪堪躲过。他捂住命根子嚷嚷道“媳妇儿,为了你未来几十年的性福,你可不能这样啊。”

王源身体力行的告诉俊俊,恼羞成怒的源哥可不是好惹的。

“源哥,我错了,求你放过小俊俊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待他们走到大桥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两人可笑不出来了。由国家拨款修建,凝聚着工程院全体师生心血的江心大桥居然硬生生的断为两半,中间别出心裁的拱形设计已掉进江水里。

“呵呵,你这寒潮的威力正经挺猛啊......”王源干笑道。

这让他们怎么过江?学校的教学楼主要集中在江心岛,而住宿区在江的外围,他们平时要通过江心大桥去上课、考试,谁能想到白天还好好的大桥如今却断为两半,难道今天的这次考试还是有去无回的单程票?

“老王你看!那里有人在过河!”王源眼尖,一眼就发现几个在江面上跳动的身影。王俊凯顺着王源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过河,那应该是临时修建的简易小桥,在两岸间距最小的地方,由几块大石头和几块木板组成,简陋到已经不能算是桥了吧?

一个个学生蹦跳在石头之间,就像一只只圆滚滚的绵羊在练习跨栏,有几只母绵羊还因为腿太短险些栽倒水里,幸好有旁边的同学搀扶。

王俊凯小心翼翼的跳上石头,每跳一个便立刻伸出手想拉王源一把。王源看着这样的男友,心里暖烘烘的,连这个寒冷的夜晚都暖和起来了。


(2)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去学校超市买零食。

“王源儿,快来!”听到王俊凯急切的召唤,王源连忙扔下手头拿着的‘味*鲜’,向货架另一边的男友冲去。

“怎么了?怎么了?”冲过来的源小宝还是懵懵的。

王俊凯对他神秘一笑,侧过身子,王源的视线落在刚刚被他挡住的货架上,在看到商品时,他不由得“兔”躯一震。

“居然是雷O的本子!”王源两眼直冒金星,他拿起那个本子,抱在怀里兴奋地又蹦又跳,“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没想到在学校还能看到。”

“这还不算什么,你抬头。”王俊凯拍拍小孩的肩膀示意他抬头,他看到小孩儿在抬头时瞬间顿住了。

“Oh my god...居然是......”

王源有一本神奇的画册,主人公只有两位,随着时间的流逝,画册的内容也在不断增加。两个穿着印有“一O男”夸张图案牛仔裤的男孩,笑着出现在画册的最新页。


(3)

不正常的严寒天气终于结束,夏天迎来了他应有的模样,苍翠的大树,繁茂的花丛,断断续续的蝉鸣,古色古香的红木建筑,研究所在这所学校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高耸的现代化建筑,没有全智能的现代科技,没有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有的只是历史与时间酝酿而成的独属于他的一份恬静。

“要数现代文学史上最不容易的教授,那当是戴先生了......”戴着茶色眼镜的学业导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的讲着,说着说着还红了眼,拿起主任递来的纸巾在眼眶周围抹一把,继续他的学业讲座。前排的位置上也只是零零散散地坐了几个学生,本就不大的教室反而显得空旷。

导师见下面的学生哈切连天,有的还无聊到玩手指,便结束了此次的讲座。在这种酷暑的酷暑的三伏天,任谁都无法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讲,还不如各回寝室吹风睡觉。

“咱们班就15个人,他对着15个人起什么劲啊?”老崔向同学抱怨道。

“诶,你们吃不吃冰棍?”王源一句话打断老崔的抱怨,成功引起他的注意。

“吃吃吃!”老崔一听有冰棍吃,眼睛都亮了,什么抱怨都没了。

“好,我去买,你们在这儿等着,乱跑的可没冰棍吃。”王源嘱咐几句便风风火火的跑去买冰棍了,白衣少年飞扬的衣角也是这个夏天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咱们向冰棍摊走吧,别让王源来回折腾了。”身为学委的王俊凯总是不苟言笑,是夏天里的大功率制冷器,当然,这也只是针对某人之外的所有人而已。

“其实就是个闷骚吧......”老崔在心里偷偷地想,这句话他也只敢想想罢了。他双手插兜、慢慢悠悠地走在队伍的末尾,看来炎热的空气夺走他不少身体机能。

无所事事的打量着路两边茂密的植被,在经过一个岔路口时,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男生身穿黑色卫衣,黑色长裤和黑板鞋,大大的兜帽罩在他的头上,这幅打扮在这种三伏天不免太古怪。一身黑的男生令他想到王源,今天王源穿了一身白,白短袖白短裤和白板鞋,和这个男生站在一起就像黑白双煞。顿时,老崔这颗好奇心像小竹笋一样噌噌向外冒。

“喂,哥们儿,你不热啊?”老崔向男生走去,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脱离大部队。他近视,平时又不喜欢戴眼镜,只有走进了才能看清人脸。他虽然现在看不清,但能感觉到男生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待他走近,他发现这个男生......

不是别人,就是王源。

“班长??你,刚才不是跑去买冰棍了吗?”老崔也是摸不着头脑。

男生只是默默看着他,什么也不说,就在他某次眨眼时,连一秒都未到,凭空消失了。老崔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的追上大部队,把带头的王俊凯拉到一边。

“大哥,班长不是买冰棍去了吗......”老崔战战克克的说到。王俊凯看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很是不解,“对啊,怎么了?”

“我刚才看到一个一身黑的男生和班长长得一模一样!一模一样!而且他居然突然消失了!消失了!在我眼皮子底下!!”老崔越说越惊恐。

“......你在说什么?首先,你看到的就是王源吧,他今天穿的一身黑,你还吐槽他大热天穿的超吸热,其次,人不会凭空消失,只能说你看走眼了,吃根冰棍冷静冷静吧。”王俊凯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他,老崔表示我不信。

“啧,喂,你们说王源今天穿的什么?”王俊凯向同学问道。

“一身黑呀,那衣服黑的,我看着都热。”

“诶,我就不乐意了,黑衣服怎么了......”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老崔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像有只蜜蜂在乱飞。他最后看到的是笑着跑来的王源,白色的衣角飞扬,黑发被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以及嘴角的微笑,开始扭曲了......


(4)

王源感觉自己最近有些奇怪,经常不记得白天做过什么,更奇怪的当属周围人的表现,他喜欢白色,可别人却说他喜欢黑色,自己明明爱吃甜的,别人却说自己喜欢咸的。这就像生活被反转过来一样,什么都是相反的,他又不解到无奈,最后变为恐慌。他对一切变得陌生,被硬生生的从生活中剥离,某个人代替他的位置,剥夺他的生活,最后,他也许会从世界上消失。

他跑去找王俊凯,他需要他的帮助,就算是一些安慰也胜过在这里作茧自缚。当他找到王俊凯时,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黑衣男孩正站在王俊凯身边。那男孩假装悄悄地、用很小声的但其实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老王,就是他哦,从画纸中走出来的人,一身白再明显不过了。”

王俊凯点点头,黑衣男孩拿着一张白纸向王源走过去,嘴里嘀咕着要送他回属于他的地方。男孩将王源扑倒在地上,抓着他的头发向白纸按去,他的力气不如男孩大,他反抗,男孩就打他,将他的脸和胳膊打得生疼。

是王俊凯停止了这场单方面的殴打,他一把将男孩拉起来,用眼神示意王源快跑。

王源逃走了,他失落的回到寝室,一屁股摊在椅子上。他看着有些凌乱的桌面,一本蓝绿色的画册被压在各种专业书下。他抽出画册,一页一页的翻起来。

这是他们来到同一所学校,上了同一个专业,坐在同一个班级里。

这是他们一同为迎新晚会做主持。

这是他们参加有奖问答比赛,不小心把按钮敲坏了。

还有他们在那个雪夜里跳在石头上过河。

还有,还有,还有......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全部都是你,这本画册一直到最后一页,满满的都是你。

王源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止不住的大滴大滴往下落,他连忙用手去抹,生怕弄脏了他们最宝贵的回忆。

也许,一个想法在王源脑海里闪过,也许这本画册可以证明他是真正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

他不顾一切的跑去把这个给王俊凯看,王俊凯一页一页的翻看着,厚厚的一本画册,里面全是他和王源的过往,点点滴滴全都记录在上面。

王俊凯把王源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生怕他会离开,他哭着说对不起,一遍又一遍地。

任何人,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都会留下痕迹,不是轻易能修改的。

黑衣男孩消失了,只留下一张纸,王源捡起它,发现上面画的正是那个男孩,唯一和冷冰冰的男孩不同的是他嘴角的笑容。

画册还在继续增添新内容,但两个男孩却从未变过。

END

最后说一句:他们俩同级生的设定写起来超爽,大哥考去北电,其实是想当源儿的学长吧2333

评论

热度(19)